TREMBLING BLUE STARS 藍星再現

今天的Trembling Blue Stars已儼如一隊精英陣容樂隊

TREMBLING BLUE STARS
THE SEVEN AUTUMN FLOWERS
(Shinkansen / Elefant)

遠在九十年代初葉,作為那般純真文化Anorak / Indie-Pop的愛好者,當年奠基於英國BRISTOL 市的獨立廠牌Sarah Records定必為你帶來過美好的回憶。在 Sarah的擁躉心目中,毋庸置疑 The Field Mice是大家所寵愛有加的名字,早已被認定為Sarah旗下的頭號樂隊。

The Field Mice由出道到解散,才不過是三年間的事,但他們所發表過的作品卻全為Anorak派樂迷津津樂道之清新Indie-Pop典故。尤以1991年的For Keeps專輯為優秀得沒話可說,展示出樂隊的最高創造力(從Indie-Pop到Acoustic到電氣化/氛圍化的作品),而他們也選擇在這顛峰狀態下宣佈解體。然後,主將Bobby Wratten便出走來另組成Northern Picture Library,在Vinyl Japan及Sarah旗下出版過一張專輯和零星單曲,但只算是曇花一現的隊伍而已。

直到1995年他成立了Trembling Blue Stars,Bobby這位唱作人的樂隊才見穩定下來。

乘搭新幹線
Sarah Records於1995年結業後,其創辦人之一Matt Haynes隨即開設他的新廠牌Shinkansen(新幹線)並進駐倫敦發展,而Trembling Blue Stars 便是Shikansen的第一代樂隊,加上Bobby本身跟The Field Mice的關係,難免令大家會在他們身上意圖尋回Sarah出品的情懷。

最重要是Bobby那把真摯溫柔的嗓音,多年來都像沒有絲毫改變,像一顆未被俗世混染的心靈,歲月不見得怎樣留痕。

比起Bobby以往的樂隊,TBS無疑長線得多。過去曾發表過專輯包括Her Handwriting (1997年)、Lips That Taste Of Tears(1998年) 、Broken By Whispers (2000年) 和 Alive To Every Smile (2002年)。誠然踏入二千年後,TBS的作品也開始好像沒有甚麼驚喜可言,我對他們的興趣也漸漸淡化。

假如去年的單曲作品選專輯A Certain Evening Light,是他們的一個階段之總結的話,那麼現在TBS的第五張專輯The Seven Autumn Flowers會是一個新的開始嗎?

深秋星再閃
The Seven Autumn Flowers依舊由Saint Etienne 的錄音師Ian Catt 跟TBS聯袂監製,樂隊也是Alive To Every Smile時期的班底──再度有Aberdeen 的女手Beth Arzy、Infinite Spark 的鼓手Jonathan Akerman和Brighter / Harper Lee 的低音結他手Keris Howard參與。

先在Southern Skies Appear Brighter EP裡出現過的Helen Reddy,在Beth的主唱下絕對是清新可喜的一曲。Bobby的曲詞與他的主唱,仍是如斯的窩心而美好,所滲著的絲絲神傷韻味,令他被拿來跟Jackson Brown和Nick Drake等七十年代唱作人作相提並論。

懷緬The Field Mice嗎?在芸芸Acoustic Balled曲目中,一曲If I Handle You With Cae簡直有如昔日The Field Mice來自For Keeps裡的窩心經典Think Of These Things之延續。

當然,The Rhythm Of Your Breathing 在憂傷情感下所引進的Dubby節奏,那不失為其新嘗試。教人意外是在The Sea Is So Quiet和All Eternal Things這兩首一快一慢的歌曲裡,竟流露著源自英國Post-Punk班霸The Cure的薰陶。

從沒想過,TSB竟可以跟The Cure扯上關係啊!

(原文刊於《Milk》 現經重新修改)

Post your comment

THEE UNSTRUNG 專訪神經搖滾夢
電氣GROOVE 04夏之拉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