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SE NEW PURITANS BEAT PYRAMID (Angular / Domino Recordings)

毋庸置疑,These New Puritans這隊平均年齡才未夠二十歲的英國Southend-on-Sea年輕樂團,確有叫我對他們為之刮目相看的能耐。

那不獨是Jack Barnett(主唱 / 結他) 和George Barnett(鼓) 這對孿生兒加上Sophie Sleigh-Johnson(電子合成器) 及Thomas Hein(低音結他) 走在一起是何等型男型女一群,又抑或Jack曾獲法國時裝設計師Hedi Slimane之邀請為Dior Homme的07年秋裝展打造了一首十五分鐘的配樂Navigate, Navigate。而是These New Puritans在首張專輯Beat Pyramid裡,所綻放出的青春無敵、精力充沛,以及在曲風上所產生出效果奇妙的混種(Hybrid)音樂姿態。

These New Puritans的歌曲,一方面彰顯著源自Post-Punk與Garage Rock的底蘊,直截了當而張力十足。另一方面亦奏出Dance-Punk的跳脫,但他們的影響並不是Gang Of Four,而是Faith No More的Metal-Funk;甚至乎是含有Hip Hop的基因,Jack誠然東岸Hip Hop共同體Wu-Tang Clan是他們的一大影響。這樣的音樂素材組合,可能大家已覺得是屢見不鮮之配套,但落在These New Puritans身上卻又彷彿含有多少顛覆性的態度,有點耐人尋味。也許全因為他們那份初生之犢的關係。

Beat Pyramid所湊合而成,就是一段進入金字塔探險般的迂迴曲折音樂旅程。…Ce I Will Say This Twice和I Will Say This Twi…這兩節音樂片段,正正為專輯帶來首尾呼應的作用,打造成一個循環。

要聽他們的混種曲風,以數字人生探討命理學的Numerology ( aka Numbers)蘊藏著Dubby節拍,構成是他們的廿一世紀Rap-Rock曲目。在Timbaland式節拍驅動下的Swords Of Death,是向Wu-Tang致敬之作。

與此同時,在他們身上亦流露著一股直截了當的Punky張力,比如急激的Colours、探討未來的C.16th與因為其首張EP定價四英鎊而命名的£4等,皆是有著口號式Hookline主唱的短小精悍Punky歌仔。

新單曲Elvis(本是其處男EP出品Now Pluvial內的一曲)來得猶如Joy Division、Faith No More與Franz Ferdinand的混合體。Post-Punk的血脈在These New Puritans仍顯注可見,由Ambient氛圍帶出的En Papier,好比Wire的Art Punk歌曲;而Mkk3所沉澱著是Joy Division的低調Post-Punk底蘊與憂傷神緒;Navigate-Colours亦是那般神傷而浪漫。再聽Ballad歌曲Costume,亦踏著Post-Punk音樂的沉重節奏而來。

在These New Puritans的音樂背景名單上,竟發現Avant-Rock樂團This Heat的名字,純音樂Doppelganger是其神秘而懾人的Art Rock樂章。甚至短短的4和H,更反映到他們對Field Recordings的實驗。

Post your comment

ANGELS OF LIGHT WE ARE HIM (Young God Records)
MISS KITTIN BATBOX (Nobody’s Bizz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