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KILLERS DAY & AGE (Island Def Jam)

如今聽回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樂團The Killers在2003、04年間的成名作〈Mr. Brightside〉、〈Somebody Told Me〉,無疑有一種回味好時光之感,畢竟那個年代的The Killers是最青春無敵,彰顯出「很英倫」的80年代New Wave與Indie-Pop音樂基因。尤其是聽過2006年交由Flood和Alan Moulder操刀監製下他們立心向美國音樂尋根的第二張專輯《Sam’s Town》後,那好叫我懷疑The Killers他朝可會重投那種很80年代新浪潮音樂的情味。

答案是會,這是當我得悉他們的第三張專輯《Day & Age》乃交由Stuart Price監製時,已好肯定這點。

Stuart Price不僅是Madonna的唱片監製及巡演音樂總監,又名Jacques Lu Cont的他,早年曾化身Les Rythmes Digitales這個Electro / House電音單位,又組成過Zoot Woman樂團,雖然他是1977年出生那一代,但其作品卻不難反映到他對80年代初葉音樂的強烈喜好。

正如The Killers主將Brandon Flowers在Stuart的公寓裡看到David Bowie的《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及Brian Eno時期的Roxy Music海報,已知道他是同道中人。

Stuart並沒有令到The Killers怎樣電子化起來,但卻讓他們的音樂多了一份80’s Pop的亮麗華美質感。

開場曲〈Losing Touch〉在銅管樂伴奏下好叫我想起Bowie在《Let’s Dance》的曲風甚至是挪威的A-ha,先行單曲〈Human〉在溫暖的鍵琴與電氣化(鼓機化)的節奏下,沉積著宛如Pet Shop Boys的電子曲風,那都是很80年代的格調。談外星人綁架的〈Spaceman〉就像由New Order玩奏出的Glam Rock歌曲,那段鼓擊獨奏又跟Duran Duran的〈Girls On Films〉可謂同出一徹。

更有趣,是玩矯飾Disco-Funk Groovy節奏的〈Joy Ride〉,靡爛而跳脫;而〈I Can’t Stay〉配以溫婉曲調而來的熱帶節奏與鐵皮鼓敲擊,來得好比後期Talking Heads及David Byrne的個人曲目。再聽〈This Is Your Life〉、〈Neon Tiger〉、〈The World We Live In〉,80年代的偉大流行曲就是這模樣了,那些Fairlight般的Synth彈奏甚至後者結他獨奏位,正反映到他們如何去重塑80年代的聲音。

寫給病重及已逝世親人的〈Goodnight, Travel Well〉,沉重的Synth氛圍下是萬般慘白幽悒的一曲,如果在廿多年前,該會被形容為很Brian Eno的製作。

同樣是近期有Stuart Price出手製作的唱片,他在The Killers的《Day & Age》當中無疑比在Keane的《Perfect Symmetry》內所參與的兩曲,為表現得蕭灑自如得多。

Post your comment

David Byrne│Live In Hong Kong
Kraftwerk靈魂人物Ralf Hütter獨家專訪與神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