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LETT JOHANSSON ANYWHERE I LAY MY HEAD (Rhino)

Sofia Coppola電影《Lost In Translation》裡有一幕,是Scarlett Johansson與Bill Murray在東京去了「唱K」,她選唱了新浪潮樂團The Pretenders的名作〈Brass In Pocket〉,那該是我們首次聽到Scarlett大開金口唱歌吧。事隔五年之後,她真的出來發表其唱片專輯。

Scarlett Johansson跨界踏足樂壇、出版唱片,那並沒叫人感到意外。去年她跟英國Noise-Pop殿堂名團The Jesus And Many Chain在《Coachella Festival》上客串同台演出,已正為她投身歌手發展露出端倪。

因為替籌款專輯《Music Matters》灌錄了George Gershwin的Standard經典〈Summertime〉,唱片公司便游說Scarlett倒不如去製作她的個人專輯吧。就在交由TV On The Radio成員Dave Andrew Sitek作音樂夥伴與唱片監製下,他們出人意表地,打造了一張差不多全是改編Tom Waits歌曲的專輯。專輯喚作《Anywhere I Lay My Head》,即她重唱自Tom Waits之85年專輯《Rain Dog》內的一曲,因她不想就此而把唱片命名為《Scarlett Sings Tom Waits》呢。

在《Anywhere I Lay My Head》內的十一首曲目當中有十首是闡釋自Tom Waits的作品(包括來自《Alice》專輯的純音樂〈Fawn〉),原創歌曲只有一首〈Song For Jo〉而已。貴為影壇玉女掌門人,跑去改編以怪裡怪氣嗓音見稱的Tom Waits之歌曲,其實都是幾吊詭兼另類的事。畢竟上天賜給Scarlett美麗的面孔,卻沒有賜給她甜美的歌喉,她那乾澀得近乎中性的嗓音(已有人用上歌德Nico作比較吧),顯然較合乎獨立音樂愛好者的口味,而多於硬要去討喜普羅主流聽眾。

故Scarlett的音樂班底,也是美國獨立音樂界的樂手。除了Dave Andrew Sitek之外,伴奏樂手還有Yeah Yeah Yeahs的結他手Nick Zinner以及Celebration的Sean Antanaitis。而更具天大面子,是她得到英倫搖滾變色龍David Bowie為〈Falling Down〉和〈Fannin’ Street〉兩曲和唱。

在一眾美國獨立音樂界的樂手操下,教我此料不及是Scarlett竟以很4AD廠牌的淒美幽悒韻味聲音來闡釋Tom Waits的歌曲。Scarlett的嗓音,聽來宛如Elizabeth Fraser及Rutkowski姊妹(This Mortal Coil的主唱)。〈Falling Down〉聽來好比後期Cocteau Twins歌曲的感覺但多了點Americana / Gospel味道,Dream-Pop曲式的〈No One Knows I’m Gone〉響起的節拍亦似十足Cocteau Twins的鼓機程序,而〈Anywhere I Lay My Head〉和〈Fannin Street〉亦像極了This Mortal Coil的淒美靡爛——事實上,她真的找來4AD創辦人Ivo Watts-Russell為她擔任「歌曲次序安排」呢。

有趣之作,是他們以New Order般的電子舞曲曲風玩1992年專輯內《Bone Machine》—曲〈I Don’t Want To Grow Up〉——雖然其實似地下版的Pet Shop Boys多些。我喜愛的還有安眠曲版本的〈I Wish I Was in New Orleans〉,夢幻但意境慘白。

不過Scarlett也有很美國的時候,如〈Green Grass〉所嗅到是好比Calexico的亞利桑那州風情與電影感。她與David Andrew Sitek所寫的〈Song For Jo〉,在Scarlett如Nico般的低沉歌聲演繹下,同時亦可納入Alternative Country之列。

Post your comment

ALOK PLACID PLACES (Lona Records)
LADYTRON VELOCIFERO (Nettwe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