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SO-XTRO SENTIMENTALIST (Type Records)

單聽Sanso-Xtro,你萬料不到她是一名女性音樂製作人(而且樣子挺漂亮);聽著Sanso-Xtro的唯美詩意電音曲目,你更意想不到她本是一支Avant-Rock樂團的鼓手。

Sanso-Xtro本名Melissa Agate,來自澳洲阿德雷德(Adelaide),現已移居英國倫敦。Melissa曾任澳洲Avant-Rock樂隊Sindog Jellyroll的鼓手,此姝本是一向在搖滾界打滾,直至她對電子音樂發生了濃厚興趣,便從此移情別戀,轉營鑽研與實驗Laptop電音製作。Sentimentalist是她變身電音製作人後以Sanso-Xtro名義帶來的處女個人專輯。

有別於一般電音製作人,憑著其精良的音樂造詣,Melissa亦是一位擅長多項樂器的Multi-Instrumentalist。把結他、敲擊樂,以至Ukulele及Kalimba等原音樂器糅合在她的Electronica音樂上,便成為Sanso-Xtro的一大特色。

唱片名為「傷感主義者」(Sentimentalist),Melissa的音樂背後,是一份脆弱的情感;她的抽象電音氛圍,那份滄茫、那份落寞,不立文字直指人心,體會到是Melissa透過音樂表達出的私密情感。

作為一名Multi-Instrumentalist,Melissa固然不忘在作品裡發揮所長。Zlumber…Talkinmysleep祭出古樸的Ukulele與Analog琴音的水乳交融;Unsentimental以木結他奏出的公路氣息;And Then Return To Zero夢幻而美麗的Kalimba敲擊樂;Misplaced Feather寂寥而令人心碎的結他演奏。Sentimentalist就是這樣的一張半Electronica半Acoustic的唱片。

鼓手出身的她,其鼓樂/敲擊樂功架亦不難在其樂曲裡尋見。開場曲The Last Leaf在Ambient得來亦見其「暗湧」鼓樂,Unsentimental滲透著爵士鼓的連綿感,而Minus_ecki更賦予著充滿東方色彩的敲擊演奏。

但單聽Plant Skeletons和Frangipani Gardens這兩首Ambient曲目,已夠觸動心靈;碟末的Like White Fire更美麗得沒話說。

好一位傷感主義者。

Post your comment

STEAL STEAL GROUND STEAL STEAL GROUND (66nopoor Production)
DREAMEND MAYBE WE’RE MAKING GOD SAD AND LONELY (Graveface Rec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