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LE CARLBERG EVERYTHING. NOW! (Labrador)

也許大家都該知道瑞典清新派Indie-Pop樂隊Edson在1998年夏天初成立的時候,那只是Pelle Carlberg的一人樂隊而已,及後才日漸拓展成為一行六人的陣容。經過Unwind With Edson(2001年)、For Strenght(2003年)、Every Day, Every Second(2004年)這三張專輯之後,在2005年Pelle暫且放下Edson的靈魂人物角色,而走出來出版人個人唱片,莫非他想還原基本步?

同樣是出自Pelle手筆的曲調、同樣是叫人怦然心動的Bitter-Swee演繹,如今聽他的個人作品,基本上感覺跟Edson的歌曲分別不大。甚至在他的首張個人專輯Everything. Now!內又有Filip Carvell、Helena Sodersan、Ulf Lundbery等Edson的隊友助陣,可見到Pelle並非試圖推出一張風格大相徑庭的個人專輯。

對Pelle來說,其個人專輯的意義,是他可以全盤控制創作、說他自己的故事,而毋須跟別人達成任何共識,而且當中絕大部分演奏工作都是由他親自包辦,其他客席樂手只屬助陣性質(如Edson結他手Filip大多數時候只是為他和唱而。所以Everything. Now!內歌曲並沒有Edson作品那麼華美修飾,而是來得更反樸歸真而帶點赤條條的私密情感流露。

唱片由Musikbryan Makes Me Wanna Smoke Crack揭開序幕,在溫婉的Folky曲式下,從他得悉美國著名搖滾唱作人Warren Zaven在03年因肺癌逝世的消息帶出,再問道:「如果我在今天死去,身邊的人會覺得婉惜嗎?」(If I’d die today / No one would ever say: “Oh what a pity, he who wrote all those wonderful songs about being small, songs that were witty…”)

要清新可喜的聲音,首推談消費主義與懊悔心情的熱身單曲Riverbank,在“Du-Du-Du”的唱詠下,可謂是Pelle的一首Perfect-Pop之作。而Bastards Don’t Blush和A Tasteless Offer同是如斯清爽而溫暖美麗的小品曲目。I Had A Guitar(Bjarton And I) 說他十六歲那年一位叫人心儀的女歌手,促使他拿起結他充當唱作人。描寫他出生那年(1969) 的Summer Of 69更是百分百叫人如沐春風的美好Jangle-Pop。

縈繞心頭的Ballad歌曲亦比比皆是。像伴以神傷大提琴的Telemarketing抑或Oh No! It’s Happening Again有如英倫民歌的幽悒曲調,卻是無比觸動心靈之作。重灌他早在這年春天已作EP發行的一曲Go To Hell, Miss Rydell,道出是一個透過電郵分手的心碎故事,聽Pelle以溫文爾雅的歌聲唱出:「那麼落地獄吧,RYDELL小姐。」,多麼的空靈無奈心情啊。

Post your comment

ALOK ALL THE COLORS OF THE DARK / ELECTROSUITE [single] (Lona Records)
05他們的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