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JO 1968 (Drag City)

由Papa M演進至Pajo,對於David Pajo這位來自美國肯德基州路易斯納爾的唱作人∕結他手來說,就像忽然有一天他覺得把自己的名字放在唱片封面上也不是甚麼自我澎脹的事,於是其作品的藝人名字一欄便從此換上了Pajo一字向而已。

從前我們會說他擔綱Slint和Tortoise這兩支美國Post-Rock界舉足輕重樂隊的結他手,到後來應Billy Corgan之邀請而加入Zwan,他是David Pajo;然而當他要以個人姿態發表自己的作品,卻弄出了M Is The Thirteenth Letter、Aerial M以及大家較熟悉的Papa M等「M字系」藝名。為甚麼是「M」呢?恕我一直無從稽考。

由Papa M演進至Pajo,其實兩者之間在音樂風格上並沒有怎樣的分野,依然是他的Americana / Alternative Country-Folk歌曲取向,只是可以開宗明義地稱之為David Pajo的個人作品,毋須作任何化身。所以他以Pajo名義發表的作品,也大條道理打造出很個人化的東西,歌曲寫得更具私密情感。去年出版的首張個人專輯是一張同名著作Pajo,到了這年他帶來的第二張個人專輯,則喚作1968──1968,即David Pajo的出生年份也。一切全是關於他自己。

兩張個人專輯Pajo和1968一黑一白的唱片封面形成強烈的對比。兩者間的分別,在於Pajo利用Laptop內置的廉價電腦軟件收錄,曲式上也蟄伏著一層電音肌理;而絕大部分歌曲都在紐約市East Village收錄的1968,則已電氣不再,反而更見傳统樸實。

無可否認,1968專輯裡的歌曲乃更進一步表現到Pajo的作曲才華,雋永而窩心的長青調子可謂比比皆是。比方如Who’s That Knocking、Foolish King、Prescription Blues這幾首歌曲青葱與溫暖的旋律,都美好得宛如傳統的民謠曲目,甚至某程度上今天的Pajo會讓你想起Elliott Smith的溫婉曲調來。縱使曲調更美,但Pajo的作品上卻仍舊灌錄出一種賦予青澀味的音樂質感。

We Get Along, Mostly是碟內唯一的搖滾曲目,充斥著George Harrison式的結他Riff。

Folky得更徹底,是美好如Simon & Garfunkal作品的Walk Through The Dark,歌曲在洛杉磯與路易斯納爾之間一所汽車旅館收錄,秉承了之前Papa M的Audio Tour Diary系列EP的作風。而Insomnia Song這首樂章,奏出是一片滿是田園詩意的清逸脫俗風景,聽得心曠神怡。

在Zwan的Mary Star Of The Sea專輯裡,好讓我深刻是碟內的Come With Me。今次Pajo一曲伴以口琴而來的Let It Be Me,那清爽暢快無比Country-Folk情味,可謂跟Come With Me儼如姊妹作。似乎Come With Me是出於David Pajo手筆而多於Billy Corgan。

Post your comment

ESG KEEP ON MOVING (Soul Jazz Records)
BLAINE L. REININGER / STEVEN BROWN FLOWER SONGS (Independent Record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