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RENT GARNIER THE CLOUD MAKING MACHINE (F Communications)

他是法國Techno音樂運動先驅,也是電子音樂廠牌F Communications的主腦,Laurent Garnier在法國電子跳舞音樂體系上,毋庸置疑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但名氣卻從不是他的負累,反之一向以藝術家脾氣見稱的他迄今仍把持著進取的創作態度,故他帶來了這張把舞曲元素降至最低的新作The Cloud Making Machine,也不見出奇。

The Cloud Making Machine是Laurent的第四張專輯,跟大受好評的前作Unreasonable Behaviour足足有五年之隔。他打造出是一張深邃、黑暗、慢板而影像化的Leftfield電音專輯,甚至這是一張概念唱片——工廠徐徐地升起白煙,是一幅美麗的構圖。古老的人亦相信,工廠冒出的白煙,是為天空製造白雲,而這些「製雲機器」,是給天空「充電」與把希望送上天堂;這唱片所道出的,是一名男子透過機器把人們的希望送上天堂的故事。

所以,這不是一張為舞池而設的唱片,像由大提琴低迥音色帶出的Electro曲目9.01-9:06,抑或Controlling The House Pt.2這首Dub Techno之作,都來得那麼深邃神秘;而Jeux D’ Enfants的機械/工業意味,是源自那Aphex Twin般的輾轉反側Drill ‘n’Bass電子曲式。

而Downtempo如以Rhodes電鋼琴奏出藍調爵士樂韻的Barbiturik Blues(其節拍緩慢得猶如四十五轉唱片以三十三轉來播放般),捕捉了Erik Satie之美麗鋼琴和弦再加上古雅盎然之Flamenco結他伴奏的Huis Clos,抑或交織著Synth String仿弦樂的Act I Minotaure Ex.,都是電影音樂感甚濃的時刻。

在The Cloud Making Machine裡,Laurent彷彿處處要代入人性化的感覺。除上述的Barbiturik Blues外,The Cloud Making Machine Pt.1亦同樣祭出藍調爵士電鋼琴演奏。在大刀闊斧Breakbeat下的First Reaction(V2)更是他破天荒地由MC演繹的一曲,曲中又有色士風獨奏的片段。另一驚喜,是他還帶了(I Wanna Be)Waiting For My Plane這首電氣Garage Punk之作,一下子Laurent Garnier也變身成Iggy Pop。

(原文刊於《F&B;+》 現經重新修改)

Post your comment

LIZ DURRETT HUSK (Warm Electronic Recordings)
SIX ORGAN OF ADMITTANCE SCHOOL OF THE FLOWER (Drag C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