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UITPUNCH WILL IT END (Folk Punk Music)

倘若Fruitpunch能早在八十年代出現的話,大抵外界都會為他們冠以「低調樂隊」之稱。那個年代,在本地獨立音樂圈(當時還是稱作地下音樂) 凡舉帶著闇黑沉重感覺與Post-Punk薰陶的音樂,定自然會被納入「低調」之列,是最酷的音樂形容詞。要是Fruitpunch能早十七、八年衍生,說不定他們能跟從前的Octave Of Prayers一較高下。

本地獨立樂團Fruitpunch在這年發表其首張專輯Will It End,但樂隊其實己成軍了一段長日子,並早於1997年間己作處男公演。最終Fruitpunch也由曾幾何時的四人Full Band,而變成只有Leo(主唱/結他) 和Patrick(主唱/低音結他) 留守的二人組合,鼓手空缺索性由一台鼓機代替。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早已計劃灌錄樂隊自己的唱片,Will It End是二人醞釀多時並得到圈中好友(如在草地上阿銘) 協力下的成果。

Fruitpunch被介定為一隊Post-Punk樂隊,成員也常提及Joy Division對他們的影響深遠,但他們卻有別於The Strokes、Interpol、Franz Ferdinand、The Bloc Party等當今英美的後崩新浪聲音。Fruitpunch是一種低迴的吶喊,堆積著沉溺苦澀的情感。畢竟Radiohead、Red House Painters等慘白傷感聲音,亦對他們有著重大薰陶。我會說Fruitpunch是一隊介乎Post-Punk與Sadcore之間的樂隊。

唱片以同樣靜寂低沉的Will It End和The End作首尾呼應,正用以彰顯出他們的疏離絕望情緒表白。緊接著Will It End而來,Our Future本是一首幽悒蒼白的民歌作品,但歌曲卻以靜嘈交接的鋪陳而來,對比明確,當激烈時更綻放出Leo如斯暴烈狂亂的結他音量。從Folk到(Post)Punk,也是樂隊名字Fruitpunch (Folkpunk) 的來由。

但他們確實有百分百Post-Punk的時候。Below The Line的急激狂野,加上那尖刺的結他聲與低沉Bassline互相輝映,這不僅是Post-Punk,甚至奏出了Gothic Rock的黑色搖滾快感。The Last Scene在暴烈結他聲下亦張力十足,連主唱也呈現著一股後崩音樂的行屍走肉冷漠意味。樂隊的快板曲目也只有這兩曲而已。Game Of The Few明顯是一首很Joy Division的緩慢低調歌曲,並不其然模仿了Ian Curtis的病態鬱結唱腔,可能你會嫌他們太義無反顧地去造出這很Joy Division的聲音。

而The Sound Of Night裡的假聲演奏,Thom York的影響也不言而喻。

喜歡Patrick一手連綿而旋律化的Bassline,是樂隊之低調感覺泉源。Will It End是一張以中慢板歌曲為主的專輯,Fruitpunch彷彿要建立起其傷感樂隊姿態,鋼琴Ballad作品No Feedback、 幽幽的Watch Myself抑或Dark-Folk的Please,都是多麼意境淒涼而空虛,聽得心酸酸。

這些年頭,香港就是缺乏這樣以打造悲情感染力為己任的樂隊。

Post your comment

CIRCLE TULIKOIRA (Ektro Records)
MONDIALITO MONDIALITO (L’azur Rec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