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SE ALARM THE TIME IS COMING (維港唱片)

兩年前(2003年),本地獨立樂隊False Alarm落手落腳自資出版了他們的首張同名專輯。當他們在2002年立下決心要為自己錄製唱片的時候,樂隊組成還未夠三年光景,本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心態,我們欣然看到這五位熱血青年坐言起行的獨立自主精神。

兩年後,False Alarm已成為維港唱片的一員,然而他們的第二張專輯The Time Is Coming,仍是樂隊落手落腳打造出來。分別在於前作是由大頭佛的H協助他們灌錄,而這次則是由樂隊全盤親自主理監製與錄音工作,而混音工序則由低音結他手狐狸操刀。

上張同名處男專輯封面是一名沙灘上的比堅尼女郎,今次同樣以沙灘為背景,只是照片上卻籠罩著一片陰霾,莫非False Alarm要走向低迴幽暗的音樂路線?那又不盡然。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粗獷依然的錄音下,今天的False Alarm已是一隊能夠來得那麼灑脫自如的結他樂隊;除了Frontman成員Billy外,他跟Ahling(其主唱之量已可跟Billy分庭抗禮)和阿禮構成的三主唱陣營,令碟內十二首曲目皆各具個性。

無疑這次最叫人讚嘆,是False Alarm所展示出的多元音樂姿態。先行主打歌The Hyper的爽朗Jangle-Pop,不僅是其清新可喜之選,也堪稱樂隊的Perfect-Pop之作;Sirvana即本地Funk Rock樂隊Site Access加西雅圖Grunge班霸Nirvana,打造出是一首迷幻Funk歌,繼而再由破爛的Broken Chord/Grunge Riff劃破;My Sweet Valentine以色士風伴奏帶出其Ska Rock風範;低迥時,取名自Kraftwerk的77年作品The Hall Of Mirror之一句歌詞的Even The Greatest Stars,演繹出一份孤寂而迷濛,未段更祭出天旋地轉的迷魂結他演奏。

更重要是其貌不揚、外表斯文的False Alarm乃絕對搖滚得起。Big J仿如橫衝直撞而來;Darkroom奏出百分百扣人心弦的Noisenik張力;Death Of The Day讓巨大結他Riff與搖曳著真摯情感的調子絲絲入扣。重玩他們心儀的本地樂隊Chaos一曲Heavenly,其致敬意圖也不言而喻,歌曲由低調、沉溺、內斂、迷幻,而推至暴烈激盪,Ahling更愈唱愈聲嘶力揭。

單看「地獄Metal」和「淚眼煞星」這兩個歌名,還以為False Alarm有中文歌了。但實情仍是其英文曲目。前者開宗明義大玩Heavy Rock/Metal結他Riff,甚具Garage Rock火氣;後者是由有如Ramones式結他Riff(Do You Remember Rock ‘n’ Roll Radio)帶出的Jamming曲目。兩者現場演出時皆足以羣眾起哄。

樂隊幽默的一面,則可見於Give Me More此曲。在Ahling的Off-Key麻甩仔腔下,活像BMX Bandits的某些歌曲。到底他楚楚哀求”Oh!! Please!! Give me give me more”是甚麼?原來是”Free Porn”也。每次聽到此曲,都不禁叫我發笑呢!

Post your comment

電氣GROOVE×SCHADARAPARR 聖☆歐吉桑 〔Single〕 (Ki/oon)
SHORT CUTS: ANIMAL COLLECTIVE, BROADCAST, DM, SIGUR R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