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F FATIMA ELF FATIMA (Elf Fatima)

當本地獨立樂隊Elf Fatima在2001年發表其首張專輯Kill All W時,其實他們正處於一個蛻變期。唱片一方面記載了樂隊本來Dark-Pop/Post-Punk/Gothic樂風,同時卻又銳意表現出他們的新取向,可是彼此綜合起來卻倒有像徘徊十字路口之感。

05年他們帶來這第二擊。可以肯定,在樂隊自資出版的第二張同名專輯Elf Fatima裡,從音量到迷幻指數而言,這次Elf Fatima明顯要去得更盡。去年為蘇格蘭Post-Rock樂隊Mogwai的香港音樂會擔任暖場表演,看到是一隊多麼驚豔、經過了強化的Elf Fatima。

連綿、低調而唯美的結他勾線,襯托出Elf鬼魅迷離的Chanting唱詠加上游離的氛圍音響Treatment,Frozen Forest無疑是好一首引人入勝的序曲。

由小章一手情迷意亂的Bassline Pattern帶出的「螻蟻」,是一首非常深潛迷幻的Dark-Pop曲目,懾人得沒話說,宛如曲中所唱道:「天國/登天卻路遙遠/高處/不勝世外嚴寒」的意境。曾收錄在MCB200 Album合輯、由低迥Gothic推至Noisenik場面的「昨晚我從高處墮下」現變成「昨晚再從高處墮下」作重新闡釋,換上電子節拍為骨幹以營造出疏離感,但Eddie的噪音結他仍像從十面埋伏而來(「昨晚我從高處墮下」則以Noise Version名義另收錄在碟內作為Bonus曲目)。

論音量,「破浪」絕對可以媲美Mogwai巨大而浩瀚的結他音牆,歌曲另設交由日本Darkwave樂團Jack Or Jive的Chako為他們和唱之版本。Elf Fatima的Post-Rock功架,還可見於「慈悲」此曲;「喃」曲如其名地在驚濤駭浪的結他噪音下,彰顯著詭異神秘的Chanting人聲,歌曲最後突然收聲歇止作結,繼而再來一首廿二秒的靜音曲目「無」──原來Elf Fatima也可以好禪。

值得一提,是唱片封面為以絨面印製,圖像滄茫得來卻見華麗,蠻精美啊!

(原文刊於《F&B;+》 現經重新修改)

Post your comment

GREG WEEKS BLOOD IS TROUBLE (Ba Da Bing!)
SHORT CUTS:MAXIMO PARK, THE MARS VOLTA, PREFUSE 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