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 KRUSH專訪 寂之風暴

DJ Krush將1月29日假灣仔Club Ing舉行DJ Gig

DJ Krush,人稱東瀛首席Hip Hop頭目,去年發表的「寂」專輯,其深邃之處儼如一次大師出手。現在他的Asia Tour 2005,香港是其中一站。在DJ Krush再度訪港之前,先來一個跟他的專訪。

我第一次跟DJ Krush這位日本Hip Hop巨星(當年尚未貴為「教父」)面對面接觸,是1996年秋天的事,當年他跟三藩市的DJ Shadow聯袂來港打碟,演出前二人在Club 97接受我的專訪。暢談甚歡,好難忘的音樂對話經驗啊!

更深刻的,是親身目睹DJ Krush鬼斧神工的Turntablism(唱盤主義)風範,儼如要把唱盤與Mixer把弄至輾轉反側才罷休。

相隔八年多,承接其2004年專輯「寂」(Jaku)之勢,Krush即將再一次踏足香港演出。這個訪問,也是由他這張登峰造極之作為起點。

寂之解讀
「寂」是DJ Krush最具野心與最深邃的一張專輯,不知他本人可會認同?
「謝謝你這樣說!我這次帶來了一些日本傳統樂器的演奏,我相信我被那帶著精良觸覺的張力填滿了,這種感覺傳達到音樂後從而製造出有特色的聲音。」

何以會有把日本傳統音樂的薰陶引進「寂」之念頭?是試圖捕捉那股平和與充滿禪味的氛圍嗎?
「迄今為止,我不是聽得太多我國的傳統音樂,你又如何?自你年輕之後你會在你的國家裡聆聽傳統音樂嗎?打從開始DJing起,我有很多機會走訪世界各地演出,當我走訪過更多不同國家時,我便更深認知到我是日本人。所以我想這是時候去面對面地認識與學習我國的精神,在我完成了我的前作『深層』之後,便展開這個嘗試。」

那麼跟一眾傳統日本樂師合作,期間有何趣事?
「沒有足以造成歡笑的特別事件發生。通常我們在不同的範疇裡表現我們自己,然而我發覺到我們表現自己的行動是一致的,只是在不同的範疇而已,沒有類別與年齡的限制。我們只是在這裡展示我們的心靈與精神。從而在自然的姿態下,我看到重生的我。」

在Still Island、Univearth、Slit Of Cloud等「寂」裡的曲目中,都用上了尺八(日本傳統竹管樂器)演奏,Krush很喜歡尺八音樂嗎?
「一種時刻的美學、一種空間的震顫,一種情感的流動,多麼美妙!」

我仍未成熟
假如DJ Krush先後在2001及2002年發表的兩張前作「漸」(Zen)和「深層」(The Message At The Depth),從內到外都分別形成光明與黑暗之對比的話,那麼「寂」可會是張存在於兩者之間的作品?
「我會說這是結集這兩張專輯的成果,而多於在兩者之間。而我在製作『寂』時也沒有怎樣意識到這點,而只是專注地擲出那陣子我的構思,以好好的讓它成形。」

有別於過去Krush的專輯中都有不少客席Rapper參與,「寂」內他把嘉賓主唱人數降至最低,只有Mr. Lif和Aesop Rock兩人,湊巧他倆都是來自前Company Flow成員、IDM Hip Hop製作人El-P的自家廠牌Definitive Jux旗下,是Krush對Def Jux情有獨鍾嗎?
「他們表現到Hip Hop音樂本來的自由,是那種帶著摩登時代氣氛下的原創性,所以我愛極了這所廠牌。」

2004年剛成過去,那麼Krush的04十大專輯選擇會是甚麼?
「自從我在2004年忙於製作新專輯及舉行世界性巡迴演出起,我已沒空聽唱片專輯了。這年,我希望可以仔細地聆聽多些專輯,而這也會是我專注做曲目的一年。」

作為一名Turntablist,不知Krush如何讓他的音樂保持著革新精神?
「我要感到自己仍未成熟,這能令我繼續前進。假如你能把那限制一點又一點地除掉,這會是更有趣的事。」

所以即使DJ Krush已四十二歲了,但他予樂迷的感覺仍是那麼年輕。


Wild Style也睇花了
人所共知,DJ Krush早年是由於聽到經典B-Boy電影Wild Style的電影原聲專輯,而開啟了他進入Hip Hop世界的門戶。問他迄今到底看過Wild Style這齣電影幾多次,他說:「我看過它已不知幾多遍,看到連Grandmaster Flash打碟那幕也花了。」


有關「寂」
去年夏天出版的「寂」,是DJ Krush的第八張個人專輯。重投Instrumental Hip Hop創作的大前提(Rappin’曲目只得兩首),驚豔的地方不獨是處處凝聚著懾人的深邃奧秘氛圍,而是他採用了尺八、三弦與太鼓等「打真軍」日本傳統樂器演奏。

(原文刊於《F&B;+》 現經重新修改)

Post your comment

FISCHERSPOONER長征漫遊
AM AND THE UV CANDY THUNDER (Beatservice Rec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