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CKS ON SPEED AND THE NO HEADS 迷走巴塞隆拿

Chicks On Speed: Melissa Logan, Alex Murray-Leslie和Kiki Moorse

CHICKS ON SPEED AND THE NO HEADS
PRESS THE SPACE BAR
(Chicks On Speed Records)

三個女人,卻不是一個墟;明明走在一起玩音樂,卻自言不是樂隊。究竟所謂何事?

成立於德國慕尼黑的全女班組合Chicks On Speed,便曾不諱言她們是一隊「假樂隊」。畢竟對於一隊能夠跨越音樂、時裝、美術、平面設計的多媒體組合來說,音樂創作並不是她們的全部──縱然Chix最為人熟悉,還是其一首首Electro-Punk歌曲作品。

況且她們當年最為人熟悉的大熱曲目,也全都是改編歌(如Camper Van Beethoven的Euro Trash Girl、Malaria! 的Waltes Klares Wasser) ,感覺上Chix的音樂乃純粹是她們的遊戲之筆而已。

Kiki Moorse、Melissa Logan和Alex Murray-Leslie這三位永遠以自家設計奇突服裝現身的女子,她們繼03年專輯99 Cents後的新搞作,是在Electronica製作人Cristian Vogel監製下,跟西班牙巴塞隆拿樂隊The No Heads聯名灌錄的第四張專輯Press The Space Bar。

最重要是通過這次由Jam Session出發的合作,看到是Chix變成了一支真正的樂隊了。

遇上Cristian Vogel
在03年99 Cents發表的同時,已揚言Chix三人正在巴塞隆拿跟Cristian收錄她們的第四張專輯。這次合作,其實也要由雙方的邂逅說起。

2000年的西班牙電音音樂節Sonar裡,Cristian的樂隊Super_Collider之演出令Chix為之驚為天人,然後這三位女子還跟他們會面,那時Chix已萌起跟Cristian合作之念頭。兩年多後,彼此再在慕尼黑的一所傳奇性電音夜店Ultraschall裡遇上,這次雙方決意真的要履行合作之計劃。

結果,在03年初Chix與Cristian來到巴塞隆拿為新唱片展開工作。抵步後,Cristian帶給Chix一本Reginald Smith執筆的書籍The New Music,從而開啟了她們三人對即興創作的視野。

然後,西班牙當地樂隊The No Heads的Panoxa、Enric Junca Rturo和Antoni Claret亦進入錄音室加入其Jam Session,從而打造出Press The Space Bar這張不一樣的Chicks On Speed專輯。

後崩Vs電聲
在唱片的錄音Session裡,他們一方面採用了Korg MS20、Moog等Analog Synth,同時又有結他、低音結他、鼓甚至Acoustic樂器如一些古怪木製敲擊樂器,再加上Cristian的Sampler、電子聲效與電腦的數碼製作,可以說Press The Space Bar是集三者之大成而來。

無疑,Panoxa一手結他為Chix的音樂提供了一個新層面,甚至讓他被視為「Chick的第四靈魂」,像針對布殊政治的Class War在時慢時快的舖排下已盡顯其Punky風範,簡短的Culture Vulture Part Three儼如早年Sonic Youth的No Wave∕Post-Hardcore Noise作品,而Is Bigger Better更是一首甚懾人的Electro-Punk∕電氣Post-Punk曲目。

Cristian的角色,是為Chix提供了電聲國度的可能性。Madalyn Albrights Answer在Euro-Disco式電子Sequence下,其電聲噪音有如驚濤駭浪而來。而Hand In My Pocket更全然投向實驗即興音樂的軌跡,也是唱片裡最早錄成的一曲。

有趣是她們以Wax My Anus此曲,來對Kurt Cobain遺孀Courtney Love的人生作探討,而歌曲也沉壓著有如Hole的陰暗另類搖滾氣息。

蛻變成真樂隊的Chicks On Speed,原來可以比往昔更具刺激元奏——而一切盡是造就於她們游走於真樂隊與電音之間的雙重性格。

(原文刊於《Milk》 現經重新修改)

Post your comment

PHILIP GLASS 美女與野獸 電影與歌劇
SLOWPHO 開往挪威的慢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