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Reviews

JAMES HEY MA (Fontana / Mercury Records)

縱然我常自言我曾是曼城樂團James的忠實樂迷,但對於當年因為隨著主唱Tim Booth的離去而令James走向解體,卻不知何解未覺怎樣可惜,同時也未曾希冀過他們會有重組的一天。所以當我得悉他們要發表復合專輯《Hey Ma》時,其實都有點此料不及。 2001年專輯《Pleased to Meet You》之後,James隨之便舉行告別巡迴演出。然後Tim Booth出版過個人專輯《Bone》(2004年),可惜風格含糊且反應平平,即使當年我也為之寫過碟評,但誠然如今我對這張作品也沒有怎樣的印象。既然個人發展未能打響如意算盤,老Tim重投James、促使樂隊復合,那就彷彿成為理所當然的事。 先是去年舉行復合巡演,繼而進入錄音室灌錄全新專輯《Hey Ma》。Madchester世代樂隊重組復合,那不讓Happy Mondays專美吧。 作為James的復合活動,在《Bone》裡所復合的,還要是他們的經典七人陣容。除了合作無間的Tim Booth、Jim Glennie、Saul Davies、Mark Hunter和David Baynton-Power之外,就連在1995年退出的結他手Larry Gott以及離隊已十六個年頭的小號手Andy Diagram,也歸來了。 為Hey Ma擔任唱片監製的,是曾為Tim Booth製作過《Bone》專輯的Lee Muddy Baker,幸而《Bone》並沒有因此而全然顯得Tim Booth化,音樂上仍然是很James。那不但回歸以Tim Booth、Jim Glennie和Larry Gott作為作曲鐵三角姿態,甚至乎Andy Diagram的小號在《Hey Ma》裡重現,感覺上更回復了點點Gold 《Mother》和《Seven》時期的聲音餘韻。 到底《Hey Ma》的水準又如何呢?我會:說不過不失吧。 《Hey Ma》談不上是James怎樣無懈可擊的回歸,無法比得上《Laid》或《Whiplash》等他們的成熟渾圓代表作,極其量只可作為《Pleased to Meet You》的延續。聽到漸漸凝聚而來開場曲〈Bubbles〉,已很有一種「James昂然歸來」之感覺,幾分動容,的確是少不了。 帶著白人騷靈韻味的先行單曲〈Whiteboy〉,其爽勁活力,肯定會叫人聯想起昔日《Seven》時期的James來。樂隊表示專輯裡有八首歌曲是他們只用了五小時的Jam Session創作出來,這也是重返回從前James的創作原點。只是作為一隊Jamming Band下,今次有好一些歌曲都欠缺了一份細膩感。 幸而當中仍有〈Semaphore〉和〈I Wanna Go Home〉等美麗而觸動心靈的歌曲,後者仍留有濃郁的Brian Eno的製作氣味。雖然今次並沒有Eno參與,但他對James的影響猶在,又比如〈Waterfall〉的鼓聲Treatment與和唱,都非常之Eno化。 而James亦不忘把唱片獻給他們的伯樂Tony Wilson——為James出版了頭兩張EP的已故曼城傳奇獨立廠牌Factory創辦人Tony Wilson。

KIKO SLAVE OF MY MIND (Different Recordings)

法國東南部格蘭諾布爾(Grenoble),當地出產了法國Techno天后Miss Kittin、Electro鬼才The Hacker以及Vitalic等人,所以格蘭諾布爾有「法國的底特律」之美譽——底特律,即Techno在美國的心臟地帶也。 在90年代末崛起的Kiko,是另一來自當今格蘭諾布爾的法蘭西Techno / Electro製作人,聆聽著他的第二張專輯《Slave Of My Mind》,其流麗輕盈、羅曼蒂克色彩與未來派電音,我會不禁用上「歐陸電子音樂」來形容之。 Kiko過去為人津津樂道是他在格蘭諾布爾當地的Goodlife廠牌旗下發表的12”單曲出品,而他出版其首張專輯《Midnight Magic》,亦已是早在2001年的事。所以《Slave Of My Mind》乃Kiko整整七年來的全新個人專輯——雖然在2002年間,他也曾跟Stephen Deshezeanx合作過一張Electro-Pop專輯《Love Emulator》。 今天屬於Different Recordings旗下的Kiko,他的電音製作已是那麼匠心獨到、精巧美好,把Electro、Techno、Minimal、Italo-Disco、New Wave電音作出雅緻而簡練確切的裁剪糅合。在《Slave Of My Mind》裡,正可以處處體會到一份猶如昔日歐陸電子音樂的美輪美奐Synth音質。正如很科幻未來派的開場曲〈Intro〉,尾部便送來一段很歐陸浪漫的意境樂韻。 碟內有好幾首曲目都是找來客席歌手演繹的歌曲作品,像熱身單曲兼主題曲〈Slave Of My Mind〉,彰顯出扣人心弦的Electro-Techno電能,Benoit Bollini一開腔絕對似十足Dave Gahan,大可瞞騙你這是一首Depeche Mode的Remix曲目。再叫我作出對DM的聯想,是〈So Time〉此曲,那其實是改編自Cherry Red旗下唱作歌手Joe Crow的82年單曲作品〈Compulsion〉,曲中另一客席歌手Never Enough用上了很Martin L. Gore的唱腔來演繹出——事實上,Martin L. Gore這位DM創作主腦也曾以個人名義在其《Counterfeit EP》(1989年)內重玩過此曲;。 而由Naommon主唱的〈World End Rock Up〉帶來是EBM / New Beat的電音張力,不是很比利時但卻很英國的Nitzer Ebb。相信Kiko也是Mute廠牌的信徒。 個人而言,我亦尤愛〈Shanel 78〉和〈Science Naturel〉這兩首意像奇麗的太空電子音樂,甚有Tangerine Dream、Jean...

MISS KITTIN BATBOX (Nobody’s Bizzness)

談到來自法國格蘭諾布爾的Miss Kittin,大家都會想起她跟別人的合作關係:與同鄉製作人The Hacker合作的〈1982〉、〈Frank Sinatra〉再到其同名專輯《Miss Kittin & The Hacker》,與芝加哥鬼才Felix Da Housecat合作的〈Silver Screen (Shower Scene)〉,還有與瑞士製作人Golden Boy合作的〈Rippin Kittin〉、與德國Techno教父Sven Vath合唱Serge Gainsbourg的〈Je T’aime ... Moi Non Plus〉、與T. Raumschmiere合作的〈The Game Is Not Over〉等等,Techno DJ出身的Miss Kittin就是憑著這些作品,而奠定了她這位那把嗓音與其別樹一幟的「唱說」方式。然而,Kittin小姐也要作為一名獨立的Techno藝人。 2004年,她在Nova Mute旗下發表她的首張藝人專輯《I Com》,是Miss Kittin要全然擺脫別人的枷鎖而獨當一面起來,不獨只是一名女DJ或只管跟別人合作的演繹者。唱片迄今仍叫我回味無窮,也記載了當時Miss Kittin別具野心的折衷性音樂策略。 闊別四載,現在定居於巴黎的Miss Kittin終告帶來了她的第二張藝人專輯《Batbox》。蓋著一個黑沉沉的唱片封套,平面設計與插圖充滿黑色元素,而先行單曲〈Kittin Is High〉又大談吸血鬼,莫非今次Miss Kittin要朝向黑暗Gothic形態探討?那又並非這樣的一回事。 上次《I Com》有Thies Mynther和Tobi Neumann為Miss Kittin協力製作,今次《Batbox》她則銳意一手包辦,而跟她聯袂監製的,是曾與Erasure、New Order、Inspiral Carpets、Kylie Minogue、Dido、Sophie Ellis-Bextor合作過的著名英倫製作人Pascal Gabriel,所以這次Miss Kittin的Techno歌曲來得流行而旋律化了、,以及她的獻唱多了,此乃不爭的事實。聽聽〈Playmate...

THESE NEW PURITANS BEAT PYRAMID (Angular / Domino Recordings)

毋庸置疑,These New Puritans這隊平均年齡才未夠二十歲的英國Southend-on-Sea年輕樂團,確有叫我對他們為之刮目相看的能耐。 那不獨是Jack Barnett(主唱 / 結他) 和George Barnett(鼓) 這對孿生兒加上Sophie Sleigh-Johnson(電子合成器) 及Thomas Hein(低音結他) 走在一起是何等型男型女一群,又抑或Jack曾獲法國時裝設計師Hedi Slimane之邀請為Dior Homme的07年秋裝展打造了一首十五分鐘的配樂Navigate, Navigate。而是These New Puritans在首張專輯Beat Pyramid裡,所綻放出的青春無敵、精力充沛,以及在曲風上所產生出效果奇妙的混種(Hybrid)音樂姿態。 These New Puritans的歌曲,一方面彰顯著源自Post-Punk與Garage Rock的底蘊,直截了當而張力十足。另一方面亦奏出Dance-Punk的跳脫,但他們的影響並不是Gang Of Four,而是Faith No More的Metal-Funk;甚至乎是含有Hip Hop的基因,Jack誠然東岸Hip Hop共同體Wu-Tang Clan是他們的一大影響。這樣的音樂素材組合,可能大家已覺得是屢見不鮮之配套,但落在These New Puritans身上卻又彷彿含有多少顛覆性的態度,有點耐人尋味。也許全因為他們那份初生之犢的關係。 Beat Pyramid所湊合而成,就是一段進入金字塔探險般的迂迴曲折音樂旅程。...Ce I Will Say This Twice和I Will Say This Twi...這兩節音樂片段,正正為專輯帶來首尾呼應的作用,打造成一個循環。 要聽他們的混種曲風,以數字人生探討命理學的Numerology ( aka Numbers)蘊藏著Dubby節拍,構成是他們的廿一世紀Rap-Rock曲目。在Timbaland式節拍驅動下的Swords Of Death,是向Wu-Tang致敬之作。...

ANGELS OF LIGHT WE ARE HIM (Young God Records)

當年我認識到來自美國紐約市的Swans時,他們是一隊Post-Hardcore Noise派樂隊,所打造出是又嘈又扭曲的崩壞聲音。那時,從沒想過其靈魂人物Michael Gira在他朝可以帶來如斯動聽窩心的音樂。 當Swans在1997年宣佈解體之後,靈魂人物Michael Gira便隨即在翌年另組成Angels Of Light這隊他的Song-Based樂團。現在Angels Of Light也即將要有十年歷史了。 從Swans到Angels Of Light,Michael Gira的最大變化,是他已不再從前極Cult的荒誕不經音樂怪傑,而是彷彿要躋身詩人創作歌手之列。正如我們今天聆聽Angels Of Light,現年五十三歲的Gira筆下的歌曲,所聯想起的會是Lee Hazlewood抑或Leonard Cohen等唱作人之聲音吧。而Angels Of Light的專輯,也一張比一張的悅耳動聽。 2005年,Angels Of Light出版的第四張專輯The Angels Of Lights Sing "Other People",便是交由其Young God Records旗下的年輕樂隊Akron/Family作為音樂班底。來到今次其第五張專輯We Are Him,那是由Akron/Family的團員為他擔綱伴奏樂團,似乎已決心擺脫Angels Of Light從沒有固定成員姿態,而把樂團的陣容鎖定下來。 此外,在We Are Him裡的客席樂手還有曾為Ministry、Swans、Robert Fripp、Robyn Hitchcock和R.E.M.伴奏的鼓手Bill Rieflin,Antony and the Johnsons的大提琴手Julia Kent,前Swans結他手Christoph Hahn等等。 為專輯揭開序幕,是Black River Song這首迷幻而帶著歌德搖滾底蘊的歌曲,尤其那妖氣的女聲和唱,乃為此曲滲進點點異端色調。而主題曲We Are Him亦是他們這次的迷幻曲目。...

刺猬 噪音襲擊世界 (摩登天空 / Bandhead)

7月尾在中環藝穗會看過刺猬(Hedgehog)於《Beijing Explosion》裡的訪港演出,我已對這支摩登天空旗下、由同是現年廿四歲的子健(Z.O)、博宣(Box)和阿童木(Atom)所組成的新晉三人樂團大感興趣、為之愛不釋手。 適逢我身處北京看《摩登天空音樂節》,刺猬的第二張專輯《噪音襲擊世界》(Noise Hit World)亦湊巧在這陣子面世、新鮮出爐(我們真的看著場內的唱片攤檔拆箱),那固然馬上購買之。 毋庸置疑,刺猬是一支很出色現場演出樂隊,當看到Z.O含蓄而看似害羞的主唱方式,配合Atom這位個子嬌小如阮小儀的可愛女生一手狠勁有力而準繩的鼓擊,綻放出是一股青春無敵的迷人音樂動力。經過自資發行的首張專輯《Happy Idle Kid》之後,那麼到底他們這次可以把這股動能帶進唱片裡嗎? 的而且確地,刺猬的音樂,尤其是Atom的鼓擊,那並未有如現場演出時狂放,但卻可以聽到樂隊細緻與修飾的一面。 唱片開場曲Toy & 61 Festival已是一首如斯清新可喜、美好爽朗之作,陽光與青春徐徐飄揚。緊接而來的Pumpkin則是他們的Dance-Punk曲目,中段還獻上一段Peter Hook(New Order)式低音結他獨奏,另一方面Dragon Dung Ball則由Joy Division般之鼓擊引入的Post-Punk之作。再聽無論是低調的Nova Nova,抑或快板如主題曲Noise Hit World,都不能在他們身上尋見Joy Division / New Order的音樂薰陶。縱然刺猬從沒有自視為一支所謂的Post-Punk樂團。 要直載了當的New Wave Punk歌曲他們有俏皮鬼馬的Elf,也有溫婉浪漫的Jangle-Pop / Twee-Pop小品Love Tosh,Our Last Word來得簡約樸實。而附加曲目〈白紙年華〉是他們創作於2004年的早期作品,也是碟內的唯一國語歌,是刺猬最基本的Indie-Rock曲風。 而I’t Not Yourself But It’s Future加入Euro-Disco節奏與電子元素,那或多或少叫人聯想到新褲子來。事實上,《噪音襲擊世界》的唱片封套亦交由新褲子的龐寬設計,那倒跟去年新褲子的《龍虎人丹》專輯看來同出一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