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Reviews

SYCLOPS I’VE GOT MY EYE ON YOU (DFA Records)

自北歐芬蘭的Syclops,是DFA Records旗下的一支三人樂團,但別將他們與Dance-Punk流派混為一談。某程度上而言,他們跟一貫DFA的出品為頗迥然有別,由Sven Kortehisto、Hanna Sarakari和Jukka Kantonen所組成的Syclops是Full Band姿態的電子樂團——Full Band的意思,是陣中有低音結他手、有鼓擊手,就連Synth的演奏也是打真軍的。 有關Syclops的資料相當有限,外界稱他們為神秘樂團,而他們亦聲言不會作任何訪問與不作巡迴演出。Syclops的幕後黑手,是英國House製作人Maurice Fulton,出手為他們的首張專輯《I’ve Got My Eye On You》擔綱監製、編曲甚至作曲等要職,豈止功不可沒,甚至Syclops根本就是儼如Maurice Fulton的影子樂團。 在Syclops的音樂影響上可以找到Miles Davis、Weather Report、Charles Mingus、Pat Metheny、Marcus Miller、Wayne Shorter等等爵士名宿,樂隊的爵士演奏功架亦不言而喻。所以他們被歸納為Nu-Jazz體系,然而當我聽著《I’ve Got My Eye On You》專輯時,我已鎖定用Techno-Jazz這個標籤來形容他們。 Syclops的樂曲,正是集Techno的電音肌理與打真軍爵士Rhythm Section於一身, 開場曲〈NR17〉的晶瑩剔透電子音色,有如Intelligent Techno時代的產物,但Jukka的手鼓卻為樂曲代入了相當的有機性。〈Naoke’s F〉在真鼓Jazz Groove伴以Hanna一手胖胖的Double Bass,那不得不叫我聯想到昔日的Jazz Electronica樂團Red Snapper。〈5 Out〉就是我們所謂的Techno-Jazz了,尾段更有Sven 和Hanna的爵士鋼琴與Double Bass二重奏。〈The E Ticket〉可以讓Synth Bass Riff與爵士鼓擊那麼絲絲入扣而來。 〈Nelson’s Back〉以巨大的鼓擊配以粗獷的Synth Bass與爵士琴音,又是另一種精巧的電氣爵士配方。單曲〈Where’s Jason’s K〉的Electro電鼓與Bassline下泛起的流麗Synth演奏,感覺更很Y.M.O.呢!氛圍化的主題曲〈I’ve Got My...

PAUL WELLER 22 DREAMS (Island / V2)

實不相瞞,對於Paul Weller過去的幾張個人專輯,總是叫我聽的提不起勁,沒錯人稱Modfather的他的確曾有過《Wild Wood》、《Stanley Road》、《Heavy Soul》等個人佳作,但之後的卻日漸顯得一成不變起來,走不出那種Classic Rock(Small Faces那種) / Pub Rock姿態,難以叫人留下深刻印象,甚至有點悶蛋。 萬料不到出版到其第九張個人專輯《22 Dreams》,Paul Weller竟然野心勃勃起來,這張繼《As Is Now》後三年來的全新出品、共有二十一首曲目的專輯,打造出是被喻為其《White Album》的折衷性野心之作。今次也是他除了《Heavy Soul》之外,另一沒有以其「型佬」樣子作封面的專輯。 Paul Weller揚言,《22 Dreams》當中「沒有一首歌曲會聽似另一首」——雖然我還可以把當中的某幾首歌曲歸納在一起,末至於首首不一樣。但他的而且確做出了一張糅合著搖滾、騷靈、爵士、迷幻、民歌、拉丁、電子得迥然迴異曲風而來的唱片。 自單飛發展以來,Paul Weller素來皆是單人匹馬地寫歌,但是今次卻有不少與別人合寫的歌曲,包括跟他合作無間的監製Simon Dine,以及Oasis的主腦Noel Gallagher,彷彿藉此擦出更多音樂火花。而結他手Steve Cradock(Ocean Colour Scene) 繼續忠心耿耿的為他伴奏。 專輯甫開始已是一個驚喜,帶來是迷幻印度嬉皮色彩色十足的Psychedelic-Folk曲目〈Light Nights〉,最後又是一首太空迷幻樂章〈Night Lights〉,好一個首尾呼應的鋪排。 主題曲〈22 Dreams〉是那麼熱烘烘而來,雖然之後〈All I Wanna Do (Is Be With You)〉這首Dadrock歌曲其實都幾悶。但《22 Dreams》勝在夠多元化,Blue-Eyed Soul時有〈Have You Made Up Your Mind〉和〈Empty Ring〉,慘白鋼琴Ballad有〈Invisible〉,〈Cold Moments〉泛著宛如昔日Motown廠牌的騷靈柔揚妙韻,間奏曲〈The Dark...

LADYTRON VELOCIFERO (Nettwerk)

英國利物浦電子樂團Ladytron在2005年發表的第三張專輯《Witching Hour》之最大意義,是她們師承著Post-Punk與Shoegazer的音樂薰陶而來,突破了她們過去的Electro-Pop造型(樂隊尤其討厭被納入為所謂的Electroklash),洗心革面的自我改變,不失為叫人雀躍萬分的脫胎換骨表現。 那麼作為《Witching Hour》的後繼之作,Helen Marnie、Mira Aroyo、Daniel Hunt和Reuban Wu四人又如何再覓突破呢? Ladytron的第四張專輯《Velocifero》乍聽之下好像不過爾爾,但再聽下去卻可以窺見到她們的新方向。 《Velocifero》不但由Ladytron親自監製,並找來Nine Inch Nails的巡演成員Alessandro Cortini以及Ed Banger廠牌的Vicarious Bliss與他們一起製作。對比起《Witching Hour》,今次無疑重拾回相當的電子音質,更毋庸置疑的是Alessandro Cortini之參與,令其電子質感重型與緊湊起來,甚至呈現著工業電子的風骨——別忘記她們曾在2007年初為Nine Inch Nails擔任暖場樂隊呢。 重型電子了的Ladytron,配合她們淑女電子風,卻無突兀之感。雖然Helen的嗓音的確減退去昔日的少女甜美,換上是一份神秘冷豔的美態。 專輯由Mira以保加利亞語演繹的〈Black Cat〉揭開序幕,重型的電子節拍與機械人啟動般的Bassline正展示了今次Ladytron的工業電子新聲。硬朗的工業電子音質,在《Velocifero》裡正可謂比比皆是,〈Burning Up〉是另一好例子,〈I'm Not Scared〉可以是很Synth-Pop的歌曲,但在那工業曲風下,卻好比Garbage的快板歌曲。 先行單曲〈Ghosts〉踏著有如Depeche Mode名作〈Personal Jesus〉的節奏而來,但背後卻蟄伏了Post-Punk的肌理與Shoegazer的氛圍,押韻的Chorus下Helen唱著” There’s a ghost in me, who wants to say I’m sorry / Doesn’t mean I’m sorry.” 可以你聽得琅琅上口吧。而在歌德迷幻結他下的〈Runaway〉抑或低調神秘的〈Season Of Illusions〉,這兩首Goth-Pop作品都好比「電子版Siouxsie & The Banshees」般。...

SCARLETT JOHANSSON ANYWHERE I LAY MY HEAD (Rhino)

Sofia Coppola電影《Lost In Translation》裡有一幕,是Scarlett Johansson與Bill Murray在東京去了「唱K」,她選唱了新浪潮樂團The Pretenders的名作〈Brass In Pocket〉,那該是我們首次聽到Scarlett大開金口唱歌吧。事隔五年之後,她真的出來發表其唱片專輯。 Scarlett Johansson跨界踏足樂壇、出版唱片,那並沒叫人感到意外。去年她跟英國Noise-Pop殿堂名團The Jesus And Many Chain在《Coachella Festival》上客串同台演出,已正為她投身歌手發展露出端倪。 因為替籌款專輯《Music Matters》灌錄了George Gershwin的Standard經典〈Summertime〉,唱片公司便游說Scarlett倒不如去製作她的個人專輯吧。就在交由TV On The Radio成員Dave Andrew Sitek作音樂夥伴與唱片監製下,他們出人意表地,打造了一張差不多全是改編Tom Waits歌曲的專輯。專輯喚作《Anywhere I Lay My Head》,即她重唱自Tom Waits之85年專輯《Rain Dog》內的一曲,因她不想就此而把唱片命名為《Scarlett Sings Tom Waits》呢。 在《Anywhere I Lay My Head》內的十一首曲目當中有十首是闡釋自Tom Waits的作品(包括來自《Alice》專輯的純音樂〈Fawn〉),原創歌曲只有一首〈Song For Jo〉而已。貴為影壇玉女掌門人,跑去改編以怪裡怪氣嗓音見稱的Tom Waits之歌曲,其實都是幾吊詭兼另類的事。畢竟上天賜給Scarlett美麗的面孔,卻沒有賜給她甜美的歌喉,她那乾澀得近乎中性的嗓音(已有人用上歌德Nico作比較吧),顯然較合乎獨立音樂愛好者的口味,而多於硬要去討喜普羅主流聽眾。 故Scarlett的音樂班底,也是美國獨立音樂界的樂手。除了Dave Andrew Sitek之外,伴奏樂手還有Yeah Yeah Yeahs的結他手Nick Zinner以及Celebration的Sean Antanaitis。而更具天大面子,是她得到英倫搖滾變色龍David...

ALOK PLACID PLACES (Lona Records)

當獨立音樂人Alok從電音組合Slow Tech Riddim走出來之後,我們可以看到他經歷過幾過不同的音樂階段。 先是其首張個人專輯《Wahoo》充滿趣味性的折衷電子音樂路線,延續著Slow Tech Riddim的Electronica製作方針;然後到《夜寂31往還》和《29。跋》重投結他主導的音樂姿態以拓展Shoegazer、Post-Rock以至Indie-Dance之領域,那不但履行到他的音樂野心,同時亦熱衷作現場演出;而他的下一個階段,便是全程投入Laptop電音創作與表演的里程。 三年前Alok曾在訪問中向我說過:「我依然好熱愛Electronica,現在比較喜歡聽一些較為靜態和空間再大一點而沒有旋律那類電音。」事實上在過去兩年多來,除了為別人伴奏(如The Yours)之外,Alok便再沒有作過任何Full Band演出。反之這些日子以來,他都積極參與過大大小小形式的Laptop電音演出,實行全然要重新樹立起他朝著Avant-Garde與Sound Arts大方向的電音製作人身分。 以CD-R形式限量印製一百五十張的《Placid Places》,是Alok的第四張個人專輯,也是他首張Full-Length的電聲唱片。 《Placid Places》內含五首樂章,最長的達二十分鐘,短的也有五分多鐘;當中的長篇兩首作品,是分別來自香港天后Kapok和深圳Mooka Space的現場演出錄音,以記錄近年他的Live軌跡。 正如其黑黑唱片封套般,《Placid Places》是Alok勾勒出闇黑幽閉的電音Soundscape著作,一段靜謐幽暗音景之旅程——然而那不獨只有Ambient氛圍的徘徊流連,同時也滿載匪夷所思的Mircosound與Click ‘n’ Glitch聲響層次。 兩首現場演出作品〈Pool.Weakness〉和〈Purlieu.Dawn〉,可聽得到現場氣氛推波助瀾下的即興Free-Form狀態,前者尾段蟄伏著的Free-Jazz小號,為樂章增添了荒誕不經的意味;後者走過簡約碎拍與訊號聲後滲出的破曉氛圍營造,乃意境甚濃。 〈Pocket.Temptation〉紊亂CD跳線效果聽得你輾轉反側。但我最愛卻是一曲〈Plain.Night〉,由Joey Chu演奏出的Avant-Garde / John Cage式鋼琴,宛如夜之寂寥心精。

CUT COPY IN GHOST COLOURS (Modular Recordings)

澳洲墨爾本三人樂團Cut Copy,由Dan Whitford、Tim Hoey和Mitchell Scott所組成,他們以將獨立流行樂與電子舞曲共冶一爐見稱。正如Dan所言,糅合Indie-Rock樂團現場演出時的能量、House / Electronica電音的Synths和Bleeps、80年代的音樂薰陶,是Cut Copy的音樂制式。最重要是主將Dan筆下的歌曲是那麼清爽美好,同時亦對電子舞曲亦有相當的觸覺,畢竟Dan也是一名DJ,甚至在兩年前,Cut Copy更曾為《Fabric》系列DJ-Mix合輯帶來過一張《Fabric Live 29》。 跟New Young Pony Club、The Preset同屬Modular Recordings旗下的Cut Copy,他們的首張專輯《Bright Like Neon Love》早在2004年已發表,想不到要聽其第二張專輯,卻足足要四年後的事——Cut Copy的第二張專輯《In Ghost Colours》終告面世了。 《In Ghost Colours》所叫我引頸以待,除了是Cut Copy的四年來全新專輯外,還因為唱片乃交由DFA Records的Tim Goldsworthy跟他們聯袂監製,唱片也是在DFA位於紐約市West Village的Plantain Studio灌錄。 無疑Tim Goldsworthy的製作令Cut Copy在電音素材上來得更精良,而Dan的歌曲亦來得更見亮麗,清爽之處依然是他們的妙不可言音樂感。 唱片開場曲〈Feel The Love〉在本質上是一首爽朗清秀的Indie-Pop結他曲目,但卻配以流麗的歐陸電音手法以至Vocoder的伴唱而來,這正好彰顯了Cut Copy的混種音樂方針。論重點之作,那定必是去年已發表的先行單曲〈Hearts On Fire〉,泛著歐陸氣息濃郁的Electro House曲風下,神來之筆除了那很大都會的色士風伴奏外,還有Tim一手Peter Hook式低音結他獨奏。其實Cut Copy也有很New Order的時候,如〈Unforgettable Season〉的Bassline主奏與流水行雲Synth伴奏,〈Vision〉的連綿Bassline、Jangle-Pop結他配跳脫電子節拍,都是好例子來。 而我也愛〈Strangers In The Wind〉的憂傷而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