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Reviews

LINDSTRØM WHERE YOU GO I GO TOO (Smalltown Supersound)

本名Hans-Peter Lindstrøm的Lindstrøm是一名挪威的電音樂手,玩的是很歐陸派的電子音樂,他的音樂背景也蠻有趣。來自挪威西岸市鎮斯塔萬格(Stavanger)的他是聽鄉謠民歌音樂長大,喜歡Bob Dylan,曾加入過一支Deep Purple的致敬樂團彈Hammond Organ,又為福音合唱團彈鋼琴,總之其成長過程中從沒有沾染過任何電子舞曲的東西。後來他跑到奧斯陸升讀大學,他終於受到電音感染了,於是購來一台Sampler,開始製作電子舞曲。 Lindstrøm的音樂有Downbeat Space Disco之稱。除了出版個人作品之外,Lindstrøm不時與別人合作,亦曾為Franz Ferdinand、LCD Soundsystem、The Juan Maclean製作過Remix。 2006年在挪威當地獨立廠牌Smalltown Supersound旗下出版的《It's A Feedelity Affair》其實是他的單曲作品集,有趣是每曲附有他「想像」與王家衛合作的虛擬電影Storyline。新作《Where You Go I Go Too》是Lindstrøm的第二張專輯,又抑或這是他正正式式、完完整整的首張專輯才對? 聽《Where You Go I Go Too》,我會以歐陸電子音樂來形容——是70、80年代所指的歐陸派前衛電子音樂,電子得來又有結他聲。專輯裡的三首長篇曲目——最長近廿九分鐘、最短十分鐘,已看到Lindstrøm要開宗明義地復刻昔日的旅程式歐陸Progressive Synthesizer Music。 近廿九分鐘的〈Where You Go I Go Too〉是從前所謂的推想派電子音樂,其未來派意境氛圍營造與電子Sequence肌理的馳騁,簡直有如80年代初葉的Tangerine Dream(比如《Exit》、《White Eagle》時期),遇上Manuel Göttsching的1981年Proto-Techno經典《E2-E4》,也有點點Giorgio Moroder的流麗感,還有那搶耳明亮Synth主奏,感覺的確多麼的80年代。 由倒播聲效引出的〈Grand Ideas〉可用作當年的荷里活警匪片配樂,活像Harold Faltermeyer與Jan Hammer般,但曲風仍相當之歐陸電音。〈The Long Way Home〉以鏗鏗鏘鏘催眠式電子Sequence作驅動的,感覺又是很Tangerine Dream的意象萬千與神秘奇麗,而且又是擁用漂亮鍵琴調子那種。 但我毫不認同與Giorgio Moroder的Italo-Disco之比較,因我始終覺得Lindstrøm的電子樂曲不夠Groovy呢。

HOLLYWOOD, MON AMOUR HOLLYWOOD, MON AMOUR (The Perfect Kisss)

法國巴黎Loungecore樂團取名為Nouvelle Vague名副其實地以「Bossa Nova手法重新闡釋New Wave / Post-Punk經典曲目」(Nouvelle Vague既是法語中的New Wave又是葡語中的Bossa Nova),毋庸置疑是一個多麼趣味盎然的意念。但用同一條公式出版過兩張專輯,卻不禁叫人擔心他們會資源耗盡、重復起來。所以也是何解成員Marc Collin會在其The Perfect Kiss廠牌旗下,另設Hollywood, Mon Amour這個新Project。 Hollywood, Mon Amour的首張同名專輯《Hollywood, Mon Amour》的副題是80’s Movie Songs Reinvented,顧名思義是以重新闡釋一眾80年代荷里活電影主題曲為大前題——所指的80年代,其實都是來自80年初至中期的選曲,Marc彷彿要讓人知道,在那個年代他聽型格的New Wave / Synth-Pop / Post-Punk之餘,也聽荷里活電影歌——當年的我也如是啊。 《Hollywood, Mon Amour》的開場曲,是由前Morcheeba女歌手Skye演繹出Duran Duran的占士邦電影主題曲〈A View To A Kill〉,新浪潮樂隊的選曲,送上又是輕輕柔柔、甜甜美美的Bossa Nova的闡釋版本,然後再來Blondie的Call Me(又是Skye主唱),我懷疑那是否Nouvelle Vague的剩餘物資。 當然,Hollywood, Mon Amour跟Nouvelle Vague仍是有多少區別。一首首曾陪伴我們這群80年代樂迷成長的電影歌,當中有酷的、也有通俗的。Prince的〈When Doves Cry〉、David Bowie的〈Cat People〉、Phil Oakey的〈Together In Electric Dreams〉、Simple...

KLAUS SCHULZE︱LISA GERRARD FARSCAPE (SPV / Synthetic Symphony)

德國Progressive電子音樂先鋒巨匠Klaus Schulze與英國獨立名廠4AD旗下皇牌隊伍Dead Can Dance之女將Lisa Gerrard攜手聯袂灌錄唱片,除了「夢幻組合」之外,我想不到更直截了當的形容詞——其夢幻程度是我這位既是德國Krautrock兼電子音樂信徒又是昔日4AD的忠實追隨者的樂迷,都就連造夢也意想不到。 畢竟縱使Klaus Schulze和Dead Can Dance都是我追隨已久的音樂心頭好名字,但兩者卻是那麼風馬牛不相及、處於南轅北轍,彼此亦各屬不同時代的樂手,正所謂「大纜都扯唔上」。現在他們扯上了關係,那不得不叫人視之為一次驚豔的合作。 二人走在一起合作,固然彼此大表惺惺相惜。Schulze說當Lisa仍在Dead Can Dance時已想找她合作,只是一直從沒有碰上機會;Lisa則說她自Tangerine Dream而認識到Schulze(實情Klaus Schulze只曾參與過Tangerine Dream的1970年首張專輯《Electronic Meditation》而已),當Schulze找她合作時令她大表吃驚。為他們作「中間人」,是Schulze的現任經理人Michael Schmitz,「當你成功地把Lisa帶到我的錄音室唱歌,你便會成為我的經理人。」這是Schulze之前為Michael開出的合作條件。 Klaus Schulze與Lisa Gerrard聯手帶來的《Farscape》雙CD專輯,亦一如所料是前者全盤包辦音樂製作,而後者只有負責文字與獻唱。 《Farscape》就在德國的Hambühren收錄,原定安排了六天時間給Lisa前來灌唱,然而整個灌唱過程,她只用了第二及第三個工作天而已(第一個工作天大家只吃了一頓飯),全部一氣呵成,其進度之神速也令老Schulze也深表讚嘆。二人得以如此一拍即合,Lisa說他們本身的音樂都是很純粹的姿態,加上Schulze本已完成了音樂部分,所以她為Schulze的音樂獻唱,也是多麼輕而易舉的事。 Schulze與Lisa在《Farscape》裡可有擦出甚麼火花呢?火花固然是有,但又談不上有怎樣的化學作用。《Farscape》內所聽到的,就是Schulze長篇大論結構的史詩式電子樂曲,勾勒出漫天無際的蒼涼深邃宇宙風景,伴以簡約電子節拍的馳騁,意象萬千、山雨欲來,百分百Schulze式電音手法;然後,再加上Lisa神秘而美麗、懾人心魄如天籟般女低音即興的演唱。 當我初次聽到二人的聲音可以共冶一爐,的確有多少激動的心情。問題是細聽二人的合作,卻像點到即止似的,兩者交融起來便行,卻沒有進一步的磨合與昇華,也是何解出不到化學作用來。況且Lisa自脫離了Dead Can Dance並跑了去荷里活配樂界發展後,她的嗓音也減少了昔日的歌德式闇黑妖氣與狂放,而太有歌唱家的風範。 而且這套雙CD共有七首長篇曲目,由〈Liquid Coincidence 1〉玩到〈Liquid Coincidence 7〉,最短十三分鐘、最長三十分鐘,專輯聽到一半已有重複感之嫌,尤其是Lisa的演繹方式(就如她所說唱得太輕而易舉),效果遠不及Schulze來自其1979年專輯《Dune》內由Arthur Brown演繹出的經典人聲作品〈Shadows Of Ignorance〉。 很肯定,若《Farscape》能夠嚴選為單張CD的話,感覺會好得多。

THE LITTLE ONES MORNING TIDE (Heavenly Recordings)

美國洛杉磯Twee-Pop樂團The Little Ones是我在本年初的開心大發現,就是一首〈Morning Tide〉而令我愛上他們。開心之處,是想不原來到今時今日我仍喜歡這種清新可喜的Indie-Pop小品,仍會為之動容不已,彷彿感受到我的青春還未耗盡。當然,也因為The Little Ones是一支蠻優秀的樂團之故。 畢竟The Little Ones所予我的感覺,是有著一顆赤子之心,在爽朗的歌曲節拍下,一切都是如斯真摯而溫暖。The Little Ones的音樂,被拿來跟The Beach Boys、The Kinks、The Zombies以至近代的The Shins作相提並論,而主唱Edward Nolan Reyes正是有一把宛如Brian Wilson的漂亮嗓音,演繹出他們筆下的美好長青Classic-Pop調子。 終於等到其首張專輯《Morning Tide》面世。叫我一聽鍾情的邂逅之作〈Ordinary Song〉,如今依然發出亮麗光芒,那份美麗而憂傷無疑叫我難以忘懷。新單曲兼主題曲〈Morning Tide〉也是清爽諧和如早晨陽光,〈Rise & Shine〉亦顧名思義是其另一早上醒神歌曲,後者更令我聯想起利物浦的Cast呢。 喜歡The Little Ones,因為他們的聲音總是帶有一陣80年代清新結他音樂的雋永與簡樸氣息。〈Boracay〉猶如曼徹斯特樂團James早年的Jangle-Pop,連節奏也酷似他們早期的EP主打歌〈Hymn From A Village〉;〈Tangerine Visions〉的聲音亦似十足80年代蘇格蘭格拉斯哥的馳名Postcard之音,尤其那種跳脫的鼓擊節拍,那時Aztec Camera的New Pop就是這樣了。 人聽人愛,固然是三拍子下的《Waltz》,搖曳著仿如在明月下的浪漫情懷,好不窩心呢。雖然Edward Nolan Reyes帶有相當的Brian Wilson腔,但卻沒有充當甚麼「新The Beach Boys」意圖。之不過,一曲〈Farm Song〉的確可以拿來跟沙灘男孩在《Pet Sounds》時的夢幻美麗偉大的流行曲混為一談。

HASYMO THE CITY OF LIGHT / TOKYO TOWN PAGES (Commmons / Avex)

坂本龍一、高橋幸宏和細野晴臣這三位前日本Techno-Pop先鋒Yellow Magic Orchestra又再次走在一起。上次在1993年間進行重組活動,他們在YMO三個字上加了個大交叉;而今次,則喚作HASYMO,HAS即 Human Audio Sponge之縮寫。總之他們不肯乾脆的再次單單以Y.M.O.來命名。 Double A-Side單曲《The City Of Light / Tokyo Town Pages》是他們繼《Rescue / Rydeen 79/07》的全新作品。 不是說1993年的復合專輯《Technodon》不好,只是感覺上這三位電子先鋒對90年代的Techno / Deep Techno / IDM之回應,所以在那個年代我寧取電氣Groove這隊搞鬼的日本Techno-Pop新生代了。 HASYMO的聲音,得以保留了高橋幸宏和細野晴臣在Sketch Show時的簡約樂風,再加上坂本的琴音,怪不得其官方網頁把HASYMO介定為「Sketch Show+坂本龍一」。 〈The City Of Light〉是一首潔淨得猶如無菌狀態的美化溫婉Glitch-Pop電子流行曲,坂本鏗鏘的琴音、細野連綿的Bassline,依然很Y.M.O.,高橋的鼓卻多了點爵士功架。勾勒出,是一片叫人醉生夢死的大城市景色,鏡頭緩緩的穿插於都市中。 電影《Toyko!》插曲〈Tokyo Town Pages〉在坂本美麗而簡約的琴音下,同是如斯美麗的Glitch電音曲目,曲中更有與坂本合作多時的維也納樂手Christian Fennesz彈結他。 〈The City Of Light〉和〈Tokyo Town Pages〉另設Ambient版本,顧名思義是換上的氛圍化的處理,後者聽來跟坂本的近作別無兩樣。

ALBERT HAMMOND JR ¿COMO TE LLAMA? (Rough Trade)

到底是美國紐約市樂團The Strokes躲懶慢產、抑或其結他手Albert Hammond, Jr.太勤力多產呢? 在2006年初出版過樂團的第三張專輯《First Impressions Of Earth》之後,The Strokes便一直沒有任何作品發表過。反觀站出來單飛走上唱作歌手姿態的Albert,卻至今已出版過兩張個人專輯,分別有06年的《Yours To Keep》和新鮮出爐的《¿Cómo Te Llama?》。 加上鼓手Frabrizio Moretti和低音結他手Nikolai Fraiture又分別各有自己的個人Project樂隊Little Joy及Nickel Eye,看來在The Strokes這個暫休期裡大家都各自覓食了。 說回Albert的第二張個人專輯《¿Cómo Te Llama?》吧。唱片在紐約市當地的傳奇性錄音室Electric Lady Studios(Jimi Hendrix開設)以五週灌錄而成,樂團成員包括鼓手Matt Romano(The Strokes的鼓擊技術員)、低音結他手Josh Lattanzi (Ben Kweller / The Lemonheads)、結他手Marc Philippe Eskanazi(Medium Cool / The Mooney Suzuki),前者亦跟Albert作聯袂監製。《¿Cómo Te Llama?》即西班牙語的”What’s your name?”之意,對比起《Yours To Keep》,今次Albert無疑具野心得多——至少不是只有清一色帶來New Wave式Indie-Rock。 從音樂製作上而言,仍留有The Strokes的乾澀味與單薄感,而The Kinks、Cra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