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Reviews

UNIXX NASTY FANTASY (89268)

縱然Unixx這支本地獨立樂隊組成了只有三年多時間,但其實陣中成員已在圈中活躍了好一段日子。 樂隊自2001年成立至今,Unixx屢次有成員進進出出(第一代成員包括有前Elf Fatima的Vivio)。所以他們這張處男專輯Nasty Fantasy即使是以三人樂團的姿態灌錄,然而現在Unixx又剛再改組成四人樂隊了。 「簡單是最好與不朽的」是Unixx的音樂創作大前提,所以他們的和弦採用,也盡量以簡單直接為己任。Post-Punk、Shoegazer、Britpop、Grunge都是他們背後的音樂影響,從而再將之融入Unixx的音樂世界裡。 Unixx的Indie Rock歌曲每每被巨大的結他音牆包圍著而來,歌手Sean在嗓音間所蟄伏著點點妖氣,令我想到從前的Brett Anderson(Suede)與Brian Molko(Placebo),當然他演繹出來則青澀得多。 Since The Day She Gone明顯地他們想打造出一首The Cure式爽朗Post-Punk歌曲,Hypocrite更彰顯出Gothic的病鬱迷幻底蘊。想不到他們也可以有Always這樣的Lullaby式Ambient歌曲,再聽其Acoustic Ballad曲目Who Knows,可見他們能做到剛柔並重。 (原文刊於《F&B;+》 現經重新修改)

THE BUBBLE LIFE CROSSROAD (The Bubble Life Production)

以主唱、結他手、鍵琴手兼歌曲創作主腦阿達為首的本地獨立樂隊The Bubble Life「泡泡人生」,前身是BPM,曾在1998年「Cat Rock U Band」比賽中獲獎,而陣中還包括後來加入了「大頭佛」的鼓手細威。然後阿達在兩年前再召集舊隊友,組成了The Bubble Life這支他們自言為「臨時組合」的樂團——而這根本就是一個阿達的個人音樂Project來。 在姿態上,自資灌錄與出版首張專輯Crossroad的The Bubble Life固然是一隊獨立樂隊,但從曲 風而言,他們卻毫無Indie味可言。畢竟他們所玩奏出的,都是一種紮紮實實的中文Pop Rock,甚至聽阿達筆下的歌曲與他的唱腔,那大概會令你以為這是主流樂壇的新晉唱作 人作品。請聽暖意洋溢的「千言萬語」,曲中的鍵琴主奏的確挺有K歌風味。 The Bubble Life的Pop Rock歌曲在爽勁的節奏下每每滿溢著一股Upbeat的能量,但誠然在曲式手法上卻太過典型,令他們欠缺了一份時代感,像「不想聽」和「嬉皮士」這類Funk Rock風格如今聽來倒有點乏善足陳,甚至後者更有種時光倒流八十年代之感。即使「上路」加入了點點電音肌理,可是也不太奏效。 相比之下,還是「童年時」這樣輕輕鬆鬆的流行搖滾曲風小品,較為討喜。 看「童年時」、「上路」、「豔陽天」、「一個人在途上」等歌名,全都似曾相識,是刻意嗎? (原文刊於《F&B;+》 現經重新修改)

FLUNK MORNING STAR (Beatservice)

近年一眾挪威Downtempo Electronica組合紛紛湧現,闖進我的唱片架上,對Flunk這隊一女二男組合印象頗深刻,因為他們的成名作,正是以電子民歌手法重玩New Order的83年經典Blue Monday,一個挺不俗的動聽詮釋。 Morning Star是Flunk繼For Sleepyheads Only後的第二張專輯,這次不但在去年秋天移師至法國巴黎灌錄,而錄音地點,更是Hotel de Roubaix的酒店房間! 在主題曲Morning Star裡,Anja Oyen Vister的淒美主唱、Ulf Nygaad的迷魂Dubby電子曲式、Jo Bakke的簡樸結他,Flunk的聲音仍是如斯迷人美好。先行單曲On My Balcony來得輕鬆清爽,一首甚討好的夏日情懷小品流行曲(雖然現在並非時令之選)。某方面而言,這次他們來得較接近一支Indie-Pop樂隊的氣質(主要是Jo的結他彈奏較凸出),而相對地減低了Electronica的成分。 Everything Is Ending Here的爵士底蘊儼如一份糜爛的城市夜生活情懷。新嘗試,是I've Been Waiting All My Life To Leave You的懶洋洋Country風情。 上次改編New Order,今次則重玩了英國殿堂樂隊The Kinks的1964年名曲All Day And All Of The Night,由Anja與Ulf合唱,而Flunk竟前所未有地Funky起來。 (原文刊於《F&B;+》 現經重新修改)

DOUBLE X A:LIVE (Maxima / Technorient)

繼德國Techno廠牌Kanzleramt的十週年合輯The Future Is On Fire之後,以Amil Khan為首的本地Techno集團Technorient,其支部Maxima再次帶來另一張Kanzleramt的出品,那是柏林Techno二人組的Double X的首張專輯A:Live。 Double X的兩位成員Alexander Kowalski和Torsten Litschko,本身已是獨當一面的Techno製作人,當年二人在Tresor Club裡的Live Electronic演出更被評定為技驚四座。 A:Live不是Double X的現場演出專輯,而是結集了他們近年間作品的作品集。但二人製作的Techno曲目,卻毋庸置疑地是可以那麼「活生生」的。 Kowalski和Litschko聯袂打造出的Techno音樂,每每是來得那麼Hard Beat、動態、流暢、緊湊、飽滿而Groovy非常,是絕對足以直扣心弦的German Techno舞曲。Dirty Sanchez與Los Gringo Desperados所蟄伏著的303 Acidic電量,Lydkraft的Hard Techno壓迫感,City Lights的意境深遠Deep Techno,都是絕對是Dancefloor-Friendly的曲目。 不容錯過還有長達十分鐘的Live In Berlin演出片段,可領會到Double X在群眾與現場氣氛推波助瀾下的Live Techno風範。 (原文刊於《F&B;+》 現經重新修改)

VARIOUS ARTISTS DFA COMPILATION #2 (DFA Records)

由製作組合The DFA(Tim Goldworthy + James Murphy)所成立的紐約獨立廠牌DFA Records,他們所扮演著的Disco-Punk重鎮角色,已是不容置疑的事。 去年發表的合輯DFA Compilation #1記載了DFA的奠定性開山陣營,這年再推出DFA Compilation #2,那已由上回只包含四組音樂單位的單張CD,而擴展成共九組音樂單位的3 CD,看來過一年DFA的確有著良好的發展。 CD 1與CD 2內共有十八首曲目,如今已貴為Disco-Punk巨星的The Rapture,碟內可找到其單曲B-side作Alabama Sunshine與Sister Saviour的DFA Dub版。 James Murphy化身的LCD Soundsystem,其一曲甚Hooky的Yeah絕對是04年DFA其中一張重要出品。The Juan Maclean的I Robot則科幻如Kraftwek的近作。 新血方面,首推是由前Black Dice鼓手與Plate Tectonics成員所組成的Pixeltan,Get Up/Say What絕對是首Disco-Punk傑作;還有由日本Hip Hop教祖Major Force蛻變成的J.O.Y.,其Sunplus是首趣怪的Drum Heavy Pop。此外,連八年代紐約Punk-Funk先鋒Liquid Liquid也獻上了一曲鼓舞飛揚的Bellhead。 至於 CD 3,則是由Tim Goldsworthy跨刀的12曲DJ-Mix。 (原文刊於《F&B;+》 現經重新修改)

THE HACKER REVES MECANIQUES (Goodlife)

來自法國格蘭諾爾市的Electro Techno製作人The Hacker,最為樂迷熟悉是當年他夥拍Miss Kittin這位女「唱說人」的合作,三年前兩人聯袂推出的The First Album,毋庸置疑是那場Electroklash運動的其中一張重要作品。 其實二人都是獨當一面的DJ/製作人。而即使他倆沒有攜手合作,但感覺這對男女亦是拍住上。 2004年先有Miss Kittin的處女專輯I Com,而到了秋天,亦輪到The Hacker帶來他繼Melodies En Sous Sol後第二張個人專輯Reves Mecaniques——唱片名字即Mechinical Dreams之意。 正如這個漆黑的唱片封面一樣,The Hacker所打造出的是一段闇黑的Electro電子夢旅程,以帶來冰冷暗沉的Electro Techno曲目為大前題,一場Electro電音黑夢。 像在高壓電子Sequence下,Village Of The Damned便儼如Nitzer Ebb的EBM冷酷嚴苛電音。但在The Brustalist裡,黑暗的氛圍下卻又蟄著Acidic的電量竄流。而It’s The Mind背後的神秘夢幻電子Sequence,不得不叫我聯想起Kraftwerk的The Hall Of Mirrors。 有人聲演出的曲目只有三首。由Perspects主唱的Flesh & Bone,於其Electro House曲式間滲著一股Industrial的冷酷氣息;Miss Kittin吟說演繹出的Masterplan,那是一首十分懾人的Deep Techno之作;而由洛杉磯Electro製作人兼其好友Mount Sims主唱的Traces,更有著八十年代Electro-Pop的浪漫色彩。 最驚喜,還是Electronic Snowflakes這首Ambient樂章,絕對美麗、出塵、憩靜而浪漫得沒話說夢境翱翔。 (原文刊於《F&B;+》 現經重新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