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Reviews

黃耀明 KING OF THE ROAD (EEG)

洞識黃耀明之音樂喜好的朋友,都會知道能夠發表像《King Of The Road》這樣的專輯,是履行了他多年來的一個心願。 2000年出版《光天化日》專輯的時候跟明哥談起音樂經,他說他很喜歡Nick Drake、Jeff Buckley、Brendan Perry歌曲裡的低迴慘白與私密情感,他很希望有一天自己會有能力寫出這樣的唱片;2002年出版與張國榮合作的《Crossover》那陣子,我又跟明哥做過訪問,他透露當期時他聽了很多Neo-Acoustic的唱片,從而希望日後能夠做出多用上結他伴奏的歌曲;2003年發表《我的廿一世紀》專輯時我又再跟明哥專訪,他表示這次的歌曲受了不少Alternative Country與Folk的影響,但配上電子曲風後,卻又不是怎樣鄉謠與民歌化,而只有吸納了Alternative Country那種孤單感,倘若能有更多時間,他期望真的可以再多做一些赤裸裸在結他上的東西。 畢竟圍繞著明哥的人山人海團員都是電子音樂製作人,其音樂製作總縈繞著電音的枷鎖,這是其音樂態度的一部分、人山人海作品多年來的一種風骨。所以要做出結他音樂化的唱片,是明哥一直以來的希冀。 要豁出去投向結他音樂的曲風,那不是甚麼難事,看看人山人海的新一代團員如at17的Ellen和Pixeltoy的何山都是結他手出身,Gaybird梁基爵也可以處理結他彈奏,甚至前作《若水》裡出自四方果手筆的一曲〈早餐派〉也早已為今次的取向露出端倪。但若置諸於明哥身上以作為一次整體性的突破,需要一點時間再作磨合,那是可以理解。 輾轉多年,明哥終於達成心願,打造出一張用上很多結他、很Folk-Based的專輯,那是他的08年新作《King Of The Road》。整體上的反璞歸真、清爽直接、淡然而民歌化曲風,正是明哥多年想達到的聲音,跟《若水》的華麗與電聲橫流形成強烈的對比。 取名自Wim Wenders之1976年經典公路電影《Kings Of The Road》【大路雙王】的《King Of The Road》,正碟如其名地構成一段公路電影般的音樂旅程。從開場曲〈深港公路〉那好比Johnny Cash的Country-Folk風情起,還有Gaybird很Americana的Pedal Steel和Mandolin彈奏、青葱的口琴獨奏,整張專輯都籠罩著這份置身無拘無束蒼茫公路上的情懷,歌曲風格來得很完整。 《King Of The Road》不獨是一張用上很多結他與民歌化的唱片,也是明哥歷來最「有機性」的專輯——把電音Programming的運用降到最低,反之所有歌曲都是Full Band而來——大部分結他彈奏都是由Ellen操刀,低音結他手是CM,鼓手是恭碩良,此外還有另一鼓手Stephane阿勳助陣。縱使Gaybird仍繼續展示他的Minimoog、Arp 2600等Vintage電子合成器演奏,甚至不忘帶來〈Ear Candy〉這首Space-Age式Synthesizer Music樂章以作為專輯的間奏曲,而何山在出自他手筆的Electro-Rock歌曲〈金粉世家〉裡又以Stylophone作主奏,但在《King Of The Road》裡的恰到好處的電聲卻沒有蓋過有機的樂器演奏,雙方諧和共處。 黃家強作曲的〈同一個世界〉,作品交由蔡德才編曲,感覺來得並不似家強的東西,清爽得來在小號吹奏下卻有著一份浪漫靡爛;〈憶苦思甜〉裡Stephen Chau的古典結他演奏下,此曲是絕對發思古幽情而來,詩意濃郁;2002年龔志成的音樂劇場《M園》裡交由明哥主唱的〈20年後〉,現在終於被明哥重灌成〈20〉,在Veegay重新編曲下不但換上以民歌結他作主導,甚至更泛起Reggae節奏來。 明哥已四十六歲了,縱然Ellen作曲、黃偉文詞的〈親愛的瑪嘉烈〉仍去道出慘錄青年的懊惱,但他所探討的題材已不獨是青春的燃燒,而是開始滲進一份中年情懷(危機?)。〈你頭上的光環〉由林夕執筆下以男士髮線後退來歌頌中年人的光輝歲月。在柔揚溫暖的和唱下,周耀輝執筆的〈平安鐘〉不獨是針對老人問題,也帶出對生命的唏噓。 誠然我不喜歡收錄他重玩Massive Attack本由Elizabeth Fraser主唱的1998年作品〈Teardrop〉,這個淒美另類民歌版,其結他和弦改編手法跟瑞典藉阿根廷裔歌手José González在其去年的《In Our Nature》專輯內之版本有點同出一徹,只是加入了鍵琴、低音結他和敲擊而已。在現場演出時玩玩便算啦,何必灌進專輯裡呢?

DAVID GILMOUR LIVE IN GDAŃSK (Columbia)

去年,英國殿堂級前衛搖滾樂團Pink Floyd主唱兼結他手David Gilmour已出版過一齣攝於2006年5月英國倫敦Royal Albert Hall的音樂會現場演出DVD影片《Remember That Night》,同是Gilmour為其2005年個人專輯《On An Island》帶來的巡迴演出,樂手陣容和選曲皆大同小異,幹嗎現在又多來一張《Live In Gdańsk》呢? 兩者的分別,在於《Remember That Night》是一款純粹的錄像出品,而《Live In Gdańsk》則是一套雙CD的現場演出專輯──也是Gilmour歷年來首張個人名義的官方現場演出唱片,只是附上了一張DVD而已(當然那還有3CD+2DVD的昂貴豪華版)。 《Live In Gdańsk》所紀錄了David Gilmour這次巡演的最後一站,這場在2006年8月26日於波蘭格但斯克(Gdańsk )之船塢上所舉行共有五萬名樂迷參與的大型露天音樂會,是應前波蘭總統Lech Wałęsa之邀請,作為紀念波蘭團結工聯成立26週年的演出──Lech Wałęsa正是這場80年代波蘭革命的發起人,此船塢則是革命的發源地。而David亦特別為此格但斯克音樂會玩出了來自Pink Floyd的1994年專輯《The Division Bell》內〈A Great Day For Freedom〉這首關於東歐之掙扎的歌曲,來獻給波蘭。 所以即使沒有像《Remember That Night》般有David Bowie、Robert Wyatt、David Crosby和Graham Nash等嘉賓助陣,但《Live In Gdańsk》在萬人空巷場面下卻以歷史性取勝。那是否Gilmour要跟Roger Waters在1990年柏林圍牆前的《The Wall: Live In Berlin》看齊,便不得而知。 台上Gilmour狀態十足地擔綱主唱、電結他、木結他、Slide結他、Banjo、Pedal Steel甚至色士風,搖滾巨匠的氣派頓然懾人。樂手方面仍是這次巡演的陣容:Pink Floyd的鍵琴手Richard Wright(即有半隊Pink Floyd),Roxy Music的結他手Phil...

KINGS OF LEON ONLY BY THE NIGHT (RCA / Sony BMG)

某程度上我喜歡正宗的70年代美國Southern Rock,所以我一直對田納西州納什維爾樂團Kings Of Leon都存有好感。從2003年的成名作《Holy Roller Novocaine EP》到首張專輯《Youth And Young Manhood》的出現,Kings Of Leon那一身70年代American Rock的風骨加上他們的年少輕狂,好讓我聽得搖頭晃腦,我就是喜歡那種很泥土味、風塵僕僕的亞美利堅搖滾,這絕非甚麼「南方版The Strokes」所能概括得到。 新作《Only By The Night》已是Kings Of Leon的第四張專輯。出道五年,Kings Of Leon已出版了四張專輯,他們已算是相當之勤力的樂隊了。同時在作品當中,也足以見證到Followill氏兄弟在這幾年間的成長。 從去年的《Because Of The Times》可見,Kings Of Leon已銳意超越Southern Rock的範疇,不獨只有師承70年代的American Rock基因而來。更有別於以往,是唱片監製一欄上,已看不見以往跟他們合作無間的Ethan Johns;監製崗位除了合作多時的Angelo Petraglia之外,今次還有曾和Tom Waits合作的Jacquire King(他也參與過《Youth And Young Manhood》的混音工作)操刀。沒有了Ethan的Kings Of Leon,他們在聲音上的確有所不同了。 在《Because Of The Times》時,已看到Kings Of Leon愈見講究製作與音色處理,今次的《Only By The Night》繼續朝這方向出發,務求令到樂隊的聲音加添摩登化的色彩。 《Only By...

LATINSIZER 110 (Static Discos)

我對南美州方面的電子音樂抱以好奇性的興趣,而來自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亞州最大城市蒂華納(Tijuana)的Latinsizer,便是由Pepe Mogt化身的Nu-Disco / Electro單位。Pepe是當地電音共同體Nortec Collective之主將,另有Fussible這個身化。 Latinsizer該是Latin與Synthesizer二字的混合體,而Pepe也是一名Vintage電子合器的收藏家,其唱片正是會列明所採用器材那種電子合成器發燒友。從Gershon Kingsley、Hawkwind、Rick Wakeman,到Depeche Mode、Sparks、Wham!、A-ha以至近代的Daft Punk,都是Latinsizer背後的音樂影響。 要是不計算節2005年的現場演出專輯《Live At Mutek.mx》的話,Latinsizer的前作已要追溯到04年的處男專輯《Ritmo-55》。到了今年,終於聽到他的第二張專輯《110》了,也是他從Mil Records轉投到Static Discos後的首張作品。 《110》所打造出,是絕對精良的Nu-Disco與Electro電音,簡潔精巧,三、四分鐘標準長度,恰到好處是Pepe在製作上所叫人討喜之處。 序曲〈Intro〉為專輯帶來了一個Minimal的開始,然後一連送上兩首他的Nu-Disco曲目——單曲〈Celofán〉和〈The Servants〉,前者乘著Euro-Disco的節奏肌理而來下有著搶耳的琴音,後者有Luis Elorza的Vocoder人聲與Hi-NRG電音動能。要美好流麗的歐陸電子之音,〈Fósforo〉是如斯亮麗而未來派的Euro-Disco作品,〈Río〉不是巴西里約熱內盧的風情,在Luis的低音結他伴奏下,又是那麼80年代的歐陸浪漫電子音樂氣息。 〈Libélula〉有Peco的日語獨白加上輕盈而鏗鏘的Electro-Pop曲式,感覺宛如昔日甲田益也子與木村達司的日本電子流行樂組合Dip In The Pool。 Daft Punk對Latinsizer的影響,在一曲〈Nodisco〉裡便明顯可見,不僅是那儼如脫胎自〈Da Funk〉或〈Around The World〉的巨大節奏,還有其Acidic聲效。〈Shermanology〉和〈Trisine〉都是Latinsizer較舞池化Techno-Oriented的作品,同樣是Acidic非常,原來Pepe也可以很Acid Techno。 聽一曲〈Manta〉,可尋見一份工業電子音質,而事實上早在90年代初,Pepe也曾組成過Artefakto這隊於墨西哥及德國薄有名氣的Industrial樂團。

METALLICA DEATH MAGNETIC (Vertigo)

美國洛杉磯Metal班霸Metallica在2003年發表的《St. Anger》專輯,為他們經過低音結他手Jason Newsted退出與主將James Hetfield酗酒等問題後,樂隊重返戰線的六年來全新回歸之作。貴為Metal界舉足輕重的王者,他們要力保領導性的角色,所以樂隊野心性地帶來是由Riff作主導、沒有多大旋律感、沒有Chorus、沒有結他獨奏與活像奏自巨大機器的金屬歌曲,試圖開拓其21世紀Metal風骨。 就如1996、97年姊妹專輯《Load》和《Reload》企圖擺脫舊日的枷鎖而刻意90年代化般,《St. Anger》繼續顯示他們不甘走回頭路。在猛烈兼乾澀聲音下,的確見其亳不商業化的我行我素態度,感覺上是非常酷的事,只是《St. Anger》裡的歌曲卻委實難以令人聽得深刻與缺乏娛樂性,有點進退失據——即使《St. Anger》在多國皆可成為排行榜冠軍專輯。 五年後再來,Metallica帶同其第九張專輯《Death Magnetic》回來,也是低音結他手Robert Trujillo自03年加入後首次跟樂隊灌錄的唱片。更甚是,自1991年同名專輯《Metallica》(又名《The Black Album》)便跟樂隊合作無間的Bob Rock,再沒有穩坐監製的崗位了,今次在《Death Magnetic》裡為Metallica擔綱監製的,是曾為Red Hot Chili Peppers、System Of A Down、Audioslave操刀的Rick Rubin。 所以末聽這專輯,已料到Metallica會有所不同;而聽畢這專輯,我的形容是「搖滾回歸」——所回歸的,70、80年代的Heavy Metal形態——有結他主奏、有獨奏位的典型搖滾形態。James Hetfield的機關槍式結他Riff仍是大剌剌而來,但Kirk Hammett卻乖乖返回「主音結他手」的崗位,重投節奏結他與主音結他絲絲入扣而來兼有指法凌厲辛辣獨奏位的層次分明傳統搖滾形式。也是何解今次Metallica要用回他們在80年代一直沿用的Logo字款。 聽到專輯的開場曲〈That Was Just Your Life〉,你已知道《Death Magnetic》是甚麼一回事,大搖大滾技術型的Metallica回來了。Kirk的懾人結他主奏又可見於〈Broken, Beat & Scarred〉,跟〈The Judas Kiss〉一樣回復了他們的Metal舊貌。對新一代Metal樂迷來說,〈The End Of The Line〉絕對有著Metal-Funk的張力。尋求速度感官能刺激的話,〈All Nightmare Long〉和〈My Apocalypse〉更可重返Speed Metal的急疾功架,齊齊來Headbang吧! 《St. Anger》所欠奉的東西都在《Death Magnetic》裡全部都返回來,又比如其Power Ballad歌曲。先行單曲〈The Day...

THE CHEMICAL BROTHERS BROTHERHOOD (Virgin)

大抵你會問:英國折衷性電子舞曲二人組The Chemical Brothers何以又再出版精選專輯《Brotherhood》呢?上次他們推出的「十年精選」《Singles 93–03》,那才不過是2003年的事,幹嗎那麼心急又再精選過,似乎那是唱片合約的因素居多。然而其實在《Singles 93–03》之後,The Chemical Brothers已先後在2005及07年發表過《Push The Button》和《We Are The Night》兩張專輯,某程度上再作精選也合乎情理——雖然我還是舊認為他們該蓄多些作品才第二輪精選吧。 聽著《Brotherhood》,我的焦點反而會落在他們的近作身上,那種心理因素是他們的近作聽得不夠多,現在可以趁機會重溫。 比如《Push The Button》時的〈Galvanize〉,摩納哥的異國風情弦樂與Q-Tip(A Tribe Called Quest)的MCin’絲絲入扣下,多麼型格的Hip Hop Electronica曲目;由Bloc Party主唱Kele Okereke唱出的〈Believe〉是我最喜愛的The Chemical Brothers近期作品,4/4節拍與巨大Sub Bass加上80年代New Wave式Funky結他Riff,是他們對Punk-Funk的回應。《We Are The Night》時的〈Do It Again〉重拾回Acid House的電音肌理,配以Ali Love流麗搶耳主唱,我也很記得那個於摩納哥拍攝的「牙痛」MV;〈Saturate〉在Tech-House曲式下所蟄伏著的張力與爆發出如雷貫耳的鼓聲,絕對是盪氣迴腸的舞曲。 再重溫其「前十年」經典,The Dust Brothers時代的〈Chemical Beats〉之Big Beat藍本,〈Leave Home〉如巨大機械人運作的扣人心弦巨型節奏,〈Block Rockin' Beats〉的危險性高壓Bassline與Breakbeat,〈Setting Sun〉和〈Let Forever Be〉向The Beatles的迷幻名作〈Tomorrow Never Knows〉取材與Noel Gallagher的演繹,〈Hey B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