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Reviews

THE KILLERS DAY & AGE (Island Def Jam)

如今聽回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樂團The Killers在2003、04年間的成名作〈Mr. Brightside〉、〈Somebody Told Me〉,無疑有一種回味好時光之感,畢竟那個年代的The Killers是最青春無敵,彰顯出「很英倫」的80年代New Wave與Indie-Pop音樂基因。尤其是聽過2006年交由Flood和Alan Moulder操刀監製下他們立心向美國音樂尋根的第二張專輯《Sam's Town》後,那好叫我懷疑The Killers他朝可會重投那種很80年代新浪潮音樂的情味。 答案是會,這是當我得悉他們的第三張專輯《Day & Age》乃交由Stuart Price監製時,已好肯定這點。 Stuart Price不僅是Madonna的唱片監製及巡演音樂總監,又名Jacques Lu Cont的他,早年曾化身Les Rythmes Digitales這個Electro / House電音單位,又組成過Zoot Woman樂團,雖然他是1977年出生那一代,但其作品卻不難反映到他對80年代初葉音樂的強烈喜好。 正如The Killers主將Brandon Flowers在Stuart的公寓裡看到David Bowie的《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及Brian Eno時期的Roxy Music海報,已知道他是同道中人。 Stuart並沒有令到The Killers怎樣電子化起來,但卻讓他們的音樂多了一份80’s Pop的亮麗華美質感。 開場曲〈Losing Touch〉在銅管樂伴奏下好叫我想起Bowie在《Let’s Dance》的曲風甚至是挪威的A-ha,先行單曲〈Human〉在溫暖的鍵琴與電氣化(鼓機化)的節奏下,沉積著宛如Pet Shop Boys的電子曲風,那都是很80年代的格調。談外星人綁架的〈Spaceman〉就像由New Order玩奏出的Glam Rock歌曲,那段鼓擊獨奏又跟Duran Duran的〈Girls On Films〉可謂同出一徹。 更有趣,是玩矯飾Disco-Funk Groovy節奏的〈Joy Ride〉,靡爛而跳脫;而〈I...

ANTONY AND THE JOHNSONS ANOTHER WORLD EP (Secret Canadian)

說來由Antony Hegarty領軍的美國紐約市樂團Antony And The Johnsons,那為他們奪得Mercury Music Prize大獎、將其蒼白空靈Chamber-Pop / Cabaret-Pop發揚光大的第二張專輯《I Am A Bird Now》,已是2005年的出品了。之後他們都一直全交白卷。 然而在《I Am A Bird Now》面世後,Antony卻猶如一名火麒麟歌手,四出在別人的唱片客串獻聲。跟《I Am A Bird Now》同年有紐約市姊妹花組合CocoRosie第二張專輯《Noah's Ark》內唱得水乳交融的〈Beautiful Boyz〉,在籌款合輯《Help!: A Day In The Life》內與Boy George合唱了John Lennon的〈Happy Xmas (War Is Over)〉;2006年有異端Death-Folk共同體Current 93的《Black Ships Ate The Sky》內的〈Idumea〉和〈The Beautiful Dancing Dust〉,美國三藩市電音二人組Matmos的《The Rose Has Teeth In The Mouth Of...

KAISER CHIEFS OFF WITH THEIR HEADS (B-Unique)

以我近年的音樂口味來推論,英國列斯市樂隊Kaiser Chiefs理應不是我那杯茶。到底即使Kaiser Chiefs一直被壟統地歸納為當今一眾新世代New Wave隊伍,但他們的音樂在某程度上其實是很Britpop,甚至乎總覺得他們理應生於那個Britpop年代。畢竟主唱Ricky Wilson有一把酷似Damon Albarn的嗓音,Kaiser Chiefs的音樂,就總有如全盛時期Blur那清爽暢快而來的英倫音樂精華總匯。可是我從沒有對Britpop時代懷有任何留戀,然而偏偏對於Kaiser Chiefs,我一直都蠻有好感。 無論是2005年首張專輯《Employment》時的正宗英式結他流行曲,抑或2007年第二張專輯《Yours Truly, Angry Mob》走向巨大而紮實的聲音,Kaiser Chiefs的討喜之處,是其爽朗悅目的音樂情操,相當醒神。那時他們的幕後功臣唱片監製,是Stephen Street。曾為The Smiths、Morrissey、The Psychedelic Furs、Blur、The Cranberries操刀唱片製作而為人熟悉的他,其以簡潔而基本的清爽英倫結他音樂風味見稱。 來到第三張專輯《Off With Their Heads》,今次Kaiser Chiefs大抵要進一步求變,所以唱片監製的崗位由Stephen Street而變成了炙手可熱的格林美得獎製作人Mark Ronson,實行為樂隊多添搞作與趣味元素,尋求新的音樂火花。 開場曲〈Spanish Metal〉即送上重型結他Riff,看看混音崗位一欄,是曾為Sonic Youth、Nirvana、Sepultura、Linkin Park操刀的Andy Wallace,莫非Mark Ronson要讓Kaiser Chiefs走向美式重型搖滾化?不,這還不過是玩玩噱頭吧,而且也承接回前作《Yours Truly, Angry Mob》的重型味。 先行單曲〈Never Miss A Beat〉令我想起Duran Duran、Simple Minds的80年代新浪潮搖滾,此曲的話題之處是有Lily Allen及Nu-Wave樂團New Young Pony Club成員作和唱,但我完全聽不出呢。在Kaiser Chiefs身上,仍不難找到80年代音樂的影子,比如〈Like It Too Much〉的結他Riff便似十足Gary Numan的作品,曲中的弦樂是由David...

LAMBCHOP OH (OHIO) (City Slang)

我聽得最多的美國田納西州納什維爾Alternative Country樂團Lambchop專輯有兩張,一張是1996年糅合Country與Lo-Fi Rock而成的另類鄉謠奠定性之作《How I Quit Smoking》,另一張是把鄉謠、騷靈、福音與迷幻樂折衷地共冶一爐而來的2000年專輯《Nixon》,打造出是萬般柔揚華美、令人難忘的Country-Soul歌曲,Americana音樂的極品盤。 在樂迷心目中,《Nixon》無疑是在主將Kurt Wagner之領軍下,為Lambchop帶來的登峰造極之作。但在《Nixon》之後,他們仍不乏驚喜。比如辭去地板匠師的工作而正式投身成為全職音樂人後,Kurt由於時間太充沛,所以弄出了《Aw Cmon》和《No You Cmon》這套2004年姊妹專輯出來而成為一時佳話;到了2006年的前作《Damaged》,他們也找來之前已聯袂合作了一張《CoLAB 》EP的納什維爾Laptop組合Hands Off Cuba兩位成員Ryan Norris和Scott Martin協力,為作品提供幽悒的電聲氛圍,Lambchop仍見其另類本色。 《OH (Ohio)》是他們的第10張專輯,也是其兩年來的全新作品。Kurt說他在過去五年間乃試圖讓Lambchop由一隊音樂共同體(《Aw Cmon》/《No You Cmon》時期曾出現官方團員達十四人的場面),而變成一隊固定的樂隊,所以在《OH (Ohio)》內可以看到如今Lambchop的七人核心樂隊陣容——由Kurt再加上Tony Crow (鋼琴)、William Tyler (結他)、Matt Swanson (低音結他)、Alex McManus (結他)、Ryan Norris (鍵琴及結他) 和Scott Martin (鼓)等人。另一方面,除了十年來合作無間的Mark Nevers之外,今次還新加入了曾與Yo La Tengo、Sleater Kinney合作的Roger Moutenot為唱片操刀監製。 《OH (Ohio)》仍是很Lambchop的東西,Kurt Wagner的歌聲依舊是那麼低沉而磁性,縈繞心頭的歌曲固然比比皆是,主題曲〈Ohio〉、〈Please Rise〉、〈Popeye〉都是如斯情感濃郁得化不開的觸動心靈之作,有Marty Slayton和唱的〈Slipped Dissolved and Loose〉更泛出好比Cat Steven的民歌情懷,〈Of Raymond〉在溫暖窩心之餘中段更響起了一段閑適如Easy-Listening音樂的銅管樂獨奏,而〈Popeye〉的Soundscape電聲前奏亦為近年Lambchop的喜好。Kurt再沒有像《Nixon》時期般唱起騷靈假聲,但仍有〈A...

THIEVERY CORPORATION RADIO RETALIATION (Eighteenth Street Lounge Music)

在我心目中,來自美國華盛頓市的Thievery Corporation從不獨只是那些只管製造舒服閑適Downtempo / Loungcore音樂的組合,Eric Hilton和Rob Garza二人的音樂野心是可以肯定。 比如Thievery Corporation的2005年前作專輯《The Cosmic Game》,最為樂迷津津樂道,是他們乃朝向迷幻音樂取經,並找來The Flaming Lips、Perry Farrell(Jane's Addition)以及David Byrne(Talking Heads)等來自搖滾界的名字為他們客串,炮製出一張跨越Psychedelia、Dub、Downtempo、Indian、Rock、Brazilian、Easy-Listening的萬花筒之作。當中像〈Revolution Solution〉及〈Amerimacka〉等曲目,更帶出了其政治性宣言。 睽違三載(期間曾在2006年出版過一張Remix專輯《Versus》),Thievery Corporation的新作是其第五張專輯《Radio Retaliation》,也是他們歷來最具政治聲明的作品。 今次不但唱片喚作「電台復仇」《Radio Retaliation》,以針對美國各主流廣播頻道對音樂或資訊欠缺自由度,而唱片封面更是用上一幅墨西哥薩帕塔民族解放運動的革命戰士照片。唱片開場曲〈Sound The Alarm〉(Sleepy Wonder唱)這首Dub Reggae / Dubstep作品,即由動盪的警號聲帶出。Dub樂仍是《Radio Retaliation》的基調,又是由Sleepy Wonder唱出的主題曲〈Radio Retaliation〉委實Dub Reggae到不得了,上次唱過一首〈Amerimacka〉的Reggae / Dancehall 歌手Notch,今次獻唱的〈Blasting Through The City〉亦是如斯懾人的Dubby歌曲,而〈The Shining Path〉則是其迷魂到極的純音樂Dubstep傑作。 另一方面,《Radio Retaliation》也是他們歷來最國際化的專輯。那不獨是關乎於其音樂的折衷性——不但當中聽到源自牙買加、拉丁美洲、印度、中東、非洲的音樂薰陶,而其有新有舊的客席陣容,亦相當之「聯合國」。 Thievery Corporation對印度音樂情有獨鍾,一曲〈Mandala〉的Sitar主奏便交由Ravi Shaker的女兒Anoushka Shankar操刀,有如一眾英倫Asian Underground的印度風作品;非洲尼日利亞Afrobeat教父Fela Kuti之子Femi Kuti為他們唱出的〈Vampires〉固然是踏著非洲節奏而來;南美哥倫比亞共和國歌手Verny Varela唱的〈El...

KEANE PERFECT SYMMETRY (Universal Island Records)

2004年認識到Keane這隊來自英國East Sussex之小鎮Battle的三人樂團時,的確對他們印象挺深刻,因為即使他們被歸納為與Travis / Coldplay / Starsailor屬同一陣線的感性派英倫樂隊,但Keane卻強調是一隊沒有結他手的隊伍,只有以創作主腦Tim Rice-Oxley一手如流水行雲的鋼琴 (坊間便對他們冠以Piano-Rock之稱) 或Synth作主奏,跟眾多當今的結他樂團劃清界線。深刻歸深刻,Keane一首首的鋼琴流行曲無疑是多麼溫婉動人,始終奶油味太重,不太合我的胃口。 經過《Hopes And Fears》和《Under The Iron Sea》兩張英國排行榜冠軍專輯,相信Keane也不甘原地踏步,Tom Chaplin、Tim Rice-Oxley和Richard Hughes三子似乎都想走出「鋼琴版的Coldplay」的框框。所以來到第三張專輯《Perfect Symmetry》,他們也要為再次為樂隊用上結他伴奏——其實Keane最先為之破戒,是去年取自《Under The Iron Sea》的最後一張單曲〈A Bad Dream〉之B-Side曲目——他們竟然出乎意料地改編重玩了英國Gothic / Hard Rock樂團The Cult我至愛的1985年單曲〈She Sells Sanctuary〉(我真的有這12”),更有用上木結他伴奏。對上一次Keane有結他彈奏的歌曲,就已是早年仍有結他手Dominic Scott之四人陣營時的2001年CD-R單曲〈Wolf At The Door〉了。 從前不用結他,今次一用便三位成員都有彈起結他。然而Keane並沒有因此而搖滾起來,歌曲也沒設有結他主奏與獨奏位,誠然只有多添了結他聲而已,Tim Rice-Oxle的琴音仍是主導。反而我較有興趣,是他們在《Perfect Symmetry》裡,所帶來多首醒神快歌。 當年我評論《Hopes And Fears》時,已說過作為一張鍵琴主導的樂隊,Keane總帶有一份80年代音樂的特質,如今在《Perfect Symmetry》裡的Upbeat歌曲便來得更顯注。諷刺人類之自私與刻板的先行單曲〈Spiralling〉那醒神Groovy節拍與穿插著搶耳的Synth,有人拿上Simple Minds來相提並論,我卻說是挪威樂隊A-ha與熱鬧矯飾時的The Cure之混合體。以流麗Synth作主奏〈The Lovers Are Losing〉,浪漫美妙如英倫Synth-Pop樂團O.M.D.在80年代中期的歌曲,何以指定用上那時O.M.D.作比較?因為80年代中期的O.M.D.是一首有鼓手的電子樂團。〈Better Than This〉的前奏,絕對跟David Bowie的80年新浪漫名作〈Ashes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