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Features

PHILIP GLASS 美女與野獸 電影與歌劇

Philip Glass第三度訪港舉行聲畫同步演奏會 La Belle et la Bete 由Jean Cocteau的好友Jean Marais領銜主演 Philip Glass的雙CD《La Belle et la Bete》原聲專輯早在1995年已由Nonesuch 廠牌出版 Jean Cocteau(1889-1963) 上世紀的法國著名藝術家,一人分飾詩人、作家、電影製片人多角。Jean Cocteau的首齣電影為1930年的《詩人之血》(Blood Of A Poet),然後他執導過的電影還有改編自童話故事的《美女與野獸》(La Belle et la Bete)、《奧菲士》(Orpheus)等等。他的最後一部電影則是1959年的《奧菲士的自白》(The Testament Of Orpheus),片中更有畢加索、尤伯連納等名人情商客串。 2005年1月14至16日,美國紐約現代作曲家Philip Glass即將帶同其Ensemble來港為Jean Cocteau的1946年電影《美女與野獸》(La Belle et la Bete)作現場配樂演奏。這已是過去十二年來,Glass第三度訪港作聲畫同步演出他的電影配樂作品。 1993年的香港藝術節,Philip Glass來港分別為Godfrey Reggio兩齣姊妹作電影Koyaanisqatsi和Powaqqatsi舉行音樂表演。文化中心大劇院的巨型銀幕、Philip Glass Ensemble的現場配樂奏,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有即場音樂演出的電影,所體驗到那份聲畫同步的官能震撼,以音樂作為電影語言之配套,迄今我仍記憶猶新。 2001年,Glass夥拍著名的四重奏樂團Kronus Quartet再度來港舉行電影配樂演奏會,不同是這次所上映的是一齣1931年的黑白電影《吸血殭屍》(Dracula)。 而這次的La Belle et la Bete,則是Glass這十年間另一為陳年黑白電影重新配樂的創作。...

電氣GROOVE 04夏之拉闊

電氣Groove: Pierre瀧和石野卓球 電氣GROOVE NISENYON SUMMER: LIVE & CLIPS (Ki/oon) PIERRE 瀧 COMIC牙DELUXE / PIERRE TAKI & BEETHOVEN: LIVE AT LIQUIDROOM (Ki/oon) 長久以來,日本Techno組合電氣Groove都以其妙趣幽默的創意見稱。他們的奇趣意念不獨只有在音樂方面,同時也運用於視覺媒體上,畢竟其成員Pierre瀧除了作為陣中歌手之外,同時也主力負責視覺與錄像構思,讓電氣Groove的現場演出得以娛樂性十足。 所以,除了唱片之外,電氣Groove的錄像出品,也同樣是其樂迷所不容錯過的。 早年,電氣Groov已在1993、94年間先後以VHS形式發表過Minotaur和Kentaur這兩齣影片。但最為樂迷津津樂道,是97年承接著其登峰造極之作A專輯後出版的現場演出VHS影片「野球Disco」,所印證了是電氣Groove三人棒極了的合作。然後,三人時期的電氣Groove亦告一段落,餘下石野卓球與Pierre瀧這對靜崗孖寶繼續維持下去。 意想不到,電氣Groove會在這年帶來他們的另一款現場演出影片Nisenyon Summer: Live & Clips。 兩場熱烈演出 2001年,隨著REMAKE曲目專輯The Last Supper的發表後,電氣Groove亦進入暫休狀態。到了2004年,電氣Groove推出單曲加遺珠作品精選Singles And Strikes,卓球與Pierre二人亦隨即走在一起在這年夏天再作公演。Nisenyon Summer: Live & Clips這張DVD,正記錄了他們在04年夏天所參與的兩場盛大演出——Nisenyon,即日語中的2004。 這兩個演出,分別是在7月份於橫濱舉行的大型室內派對WIRE 04(由卓球所策劃)和8月份於野外舉行的Rising Sun Rock Festival 2004,現場氣氛同樣熱烈。彼此同是以A專輯內的Garigari Kun作序曲、早期Techno-Rap作品「電氣Bili-bili」(唯一再展二人舌戰式Rappin' 功架的曲目)和浩浩蕩蕩的「富士山」作結,基本上兩者的選曲都大同小異,分別在於WIRE 04那次的歌曲鋪排較為濃縮而已。 沒有了砂原良德,連Voxx時期為他們助陣的Kagami及DJ Tasaka也沒有了。在台上只有卓球一人負責音樂部分,把其經過Remake的舊作以Live...

TREMBLING BLUE STARS 藍星再現

今天的Trembling Blue Stars已儼如一隊精英陣容樂隊 TREMBLING BLUE STARS THE SEVEN AUTUMN FLOWERS (Shinkansen / Elefant) 遠在九十年代初葉,作為那般純真文化Anorak / Indie-Pop的愛好者,當年奠基於英國BRISTOL 市的獨立廠牌Sarah Records定必為你帶來過美好的回憶。在 Sarah的擁躉心目中,毋庸置疑 The Field Mice是大家所寵愛有加的名字,早已被認定為Sarah旗下的頭號樂隊。 The Field Mice由出道到解散,才不過是三年間的事,但他們所發表過的作品卻全為Anorak派樂迷津津樂道之清新Indie-Pop典故。尤以1991年的For Keeps專輯為優秀得沒話可說,展示出樂隊的最高創造力(從Indie-Pop到Acoustic到電氣化/氛圍化的作品),而他們也選擇在這顛峰狀態下宣佈解體。然後,主將Bobby Wratten便出走來另組成Northern Picture Library,在Vinyl Japan及Sarah旗下出版過一張專輯和零星單曲,但只算是曇花一現的隊伍而已。 直到1995年他成立了Trembling Blue Stars,Bobby這位唱作人的樂隊才見穩定下來。 乘搭新幹線 Sarah Records於1995年結業後,其創辦人之一Matt Haynes隨即開設他的新廠牌Shinkansen(新幹線)並進駐倫敦發展,而Trembling Blue Stars 便是Shikansen的第一代樂隊,加上Bobby本身跟The Field Mice的關係,難免令大家會在他們身上意圖尋回Sarah出品的情懷。 最重要是Bobby那把真摯溫柔的嗓音,多年來都像沒有絲毫改變,像一顆未被俗世混染的心靈,歲月不見得怎樣留痕。 比起Bobby以往的樂隊,TBS無疑長線得多。過去曾發表過專輯包括Her Handwriting (1997年)、Lips That Taste Of Tears(1998年)...

THEE UNSTRUNG 專訪神經搖滾夢

Thee Unstrung:Bailey, Bob, Ben和Steven 來自倫敦的Thee Unstrung是一群典型在南部混大的小伙子,結他手Ben Bailey與鼓手Ben Tweedy為同學,在浦酒吧時結識低音結他手Bobby Copper和主唱及結他Steve Holbrook,大麻、海洛英等亦理所當然地成為他們的紅娘。背景看來平凡得跟無數英國搖滾樂隊沒兩樣的Thee Unstrung,卻在今年5月遇上了一個非比尋常的人,開展了一條不平凡的路,初步實現了他們的搖滾夢。 筆者第一次看Thee Unstrung在十月初,事緣跟朋友在酒吧聊天,同學Ewan Grant帶來兩個男孩,他們是Thee Unstrung的Steve和Bob,Ewan是他們的經理人,極力推薦他們為「The future of Rock ’n’ Roll」,並邀請我去看他們的演出。翌日去看了,當時的感覺還是一般,雖然Bailey在小小的台上攀高攀低的活躍表現令群眾興奮,Steve則表現得有點拘謹,歌曲是帶有六十年代的旋律混合著七十年代的Punk-Rock,爽勁的結他結合了九十年代Britpop的味道,表現頗為紮實,但老實說還稱不上未來的搖滾主人翁吧!今次再度走訪他們,地點是倫敦一個著名的表演場地Scala,他們為The Others作暖場。這次的演出明顯地看到他們進步多了,無論在演奏及牽動樂迷情緒都比兩個月前成熟多了,這要記功於他們這些日子來馬不停蹄地到處演出。 Thee Unstrung組成於2002年,先是兩位Ben然後再加入Bob和Steve,組成之後到處找演出的機會,更曾經在監獄的酒吧演出過。知道Thee Unstrung的正確讀法嗎?「the-e-unstrung」,記著,要一口氣連繼地讀。那麼這個古怪的名字何來?Bailey說是源自他的一個夢兆,一名位智者在一棵燃燒中的矮樹旁對他說的一番話令他神經緊張起來。所以他們笑說Thee Unstrung只是一場夢(It’s all about dreams!)。 而今年5月,在倫敦Rhythm Factory的一場演出是他們這場搖滾夢的一個轉捩點,獲得剛巧也在場的Alan McGee青睞,主動提出要為他們推出單曲。他們稱這是一個天大的榮幸,他們是聽Oasis長大的,Alan McGee便是一手提攜Oasis及一眾舉足輕重英國樂隊之背後傳奇人物,現在終於到他們了!更由於Poptones跟主流唱片公司的連帶關係,獲Universal給予他們一份唱片合約。Thee Unstrung的夢幻伯樂組合除了Alan McGee原來還有The Libertines的Peter Doherty,Bailey:「在大半年前遇上Pete,我們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他亦不斷鼓勵我們做好我們的音樂,亦為我們帶來不少的機會,我們非常感激他,今年聖誕他必定收到我們的聖誕卡!」 談到那些影響著他們音樂創作的名字—The Beatles、Sex Pistols、The Jam、The Kinks、The Who、Oasis、The Clash、Squeeze等,不難看到他們的音樂血脈跟這些名字的相通性。他們更興奮地表示他們的偶像—Squeeze的Chris Difford將為他們的專輯擔當監製。但可能由於廠牌的關係,Thee Unstrung的音樂常被拿來跟Oasis、The Libertines相題並論,他們則大罵這些傳媒都是懶骨頭,Bailey跟Steve爭相道:「無可否認,我們受著同樣類型的音樂影響,但我只是們的根相同而已,我們會形容我們的音樂有自己一套特殊的風格,有優美的旋律、有力量、有情感、有活力…」 隨著11月推出的單曲Contrary Mary,也有一連串的演出安排,累積至今已有過百場,現在只有7、8首曲目的Thee Unstrung在完成這場演出之後便要躲進錄音室,踩油加速完成專輯的製作,因為他們下年將有更艱鉅的全國Tour任務,就如整個2月的行程已然排滿。不過他們表示還是享受在一群熱情的觀眾面前演出,因為現場的樂迷會帶來動力和能量。 然而他們對於這次專輯的錄製抱著很大的期望,Bailey:「Contrary...

MOOG足五十年

Bob Moog與他誕生於1970年的得意傑作Minimoog Prog Rock樂隊Emerson Lake & Palmer(ELP)的鍵琴手Keith Emerson把Moog琴在搖滾樂的領域發揚光大(圖為插線式Moog琴) Bob Moog與另一Prog Rock界鍵琴手Rick Wakeman(Yes) 有「Krautrock復興者」之稱的英國樂隊Stereolab,以採用Moog琴見稱 前美國Industrial Rock班霸Nine Inch Nails的成員Charlie Clouser本身亦是一名電子樂手 前Beastie Boys鍵琴手Money Mark他的作品每每滿溢流暢Moog琴演奏 新舊兩代電子樂手Jean-Jacques Perrey與Luke Vibert難得攜手合作 VARIOUS ARTISTS MOOG OST (Hollywood Records) 2004年,是Moog面世五十週年,一個名為Moogfest的音樂節早在5月間已於紐約市舉行,而一齣有關Moog的同名紀錄片亦在這年秋天公映。 甚麼是Moog呢? Moog是由現年七十歲的美國人Bob Moog在五十年前所創辦的電子合成器品牌,也是迄今最老字號的電子合成器王國、Synthesizers的教父。他們出產的一系列Analog Moog Synthesizers,對電子音樂的革命有著舉足輕重的深遠影響;Moog Synths的出現,正把電子音樂由學院派Avant-Garde樂派的層面,推廣至搖滾樂/流行音樂的領域。曾幾何時,Moog幾乎是所有走在前線尖端的音樂家所必備的電子演奏工具。 沒有Moog的衍生,可能流行音樂的歷史也會改寫。 生於1964 Moog的官方誕生年份,是1964年——第一台Moog Mudular Synthesizer,便在該年10月的Audio Engineering Society Convention中展出。 起初,Moog Synths只為Avant-Garde音樂家所採用,製造一些實驗性的電聲。直到1968年,美國古典鍵琴演奏家Walter Carlos(變性後易名Wendy Carlos)發表了以Moog Synths演奏巴哈作品的Switched-On...

YEAH YEAH YEAHS O孃與她的男人

Yeah Yeah Yeahs: Ben Chaser, Karen O 和 Nick Zinner YEAH YEAH YEAHS TELL ME WHAT ROCKERS TO SWALLOW (Polydor) 不下一次有人跟我說,Yeah Yeah Yeahs不過是廿一世紀的Siouxsie & The Banshees。 我認為說這話的人,實在流於粗枝大葉、不求甚解。面對YYYs主音Karen O,Siouxsie即時變得像一個尖酸的短命種,苦瓜乾似的。而人啊人!如果Avril Lavigne在你心目中是當今搖滾天后,面對著Karen,她也不過是一個洩氣的吹氣洋娃娃而已。 不相信?請看看Yeah Yeah Yeahs的首張DVD 影片Tell Me What Rockers To Swallow所記錄他們在今年3月於三藩市的表演吧!Karen O獨樹一幟的奔放演出,不用強調甚麼女性主義,她活脫脫就是完全自我解放,一則行走中的女性宣言!配合著背後兩個男人──Cool爆宇宙的Nick Zinner及穩重豁然的Brian Chaser,你不得不相信我,他們是十年難得一遇的奇Band!真正的夢幻組合!正如他們的Poor Song(專輯Fever To Tell的Hidden track)最尾一句:”Cool kids belong together”。 Karen O有著壓倒性的魅力!沒有偶像式的美貌,完全是以其搖滾個性掠奪觀眾歡心:口噴清水與啤酒已是司空見慣的指定動作,而那些瘋了似的狂喜的舞蹈,那些倒在地上的時刻也足夠讓大家嘩哈哈(有次她跳到掉了下台,要入醫院!),但向觀眾吐提子你又見過未?如果你在場,會否想接到每一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