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Features

DJ KRUSH專訪 寂之風暴

DJ Krush將1月29日假灣仔Club Ing舉行DJ Gig DJ Krush,人稱東瀛首席Hip Hop頭目,去年發表的「寂」專輯,其深邃之處儼如一次大師出手。現在他的Asia Tour 2005,香港是其中一站。在DJ Krush再度訪港之前,先來一個跟他的專訪。 我第一次跟DJ Krush這位日本Hip Hop巨星(當年尚未貴為「教父」)面對面接觸,是1996年秋天的事,當年他跟三藩市的DJ Shadow聯袂來港打碟,演出前二人在Club 97接受我的專訪。暢談甚歡,好難忘的音樂對話經驗啊! 更深刻的,是親身目睹DJ Krush鬼斧神工的Turntablism(唱盤主義)風範,儼如要把唱盤與Mixer把弄至輾轉反側才罷休。 相隔八年多,承接其2004年專輯「寂」(Jaku)之勢,Krush即將再一次踏足香港演出。這個訪問,也是由他這張登峰造極之作為起點。 寂之解讀 「寂」是DJ Krush最具野心與最深邃的一張專輯,不知他本人可會認同? 「謝謝你這樣說!我這次帶來了一些日本傳統樂器的演奏,我相信我被那帶著精良觸覺的張力填滿了,這種感覺傳達到音樂後從而製造出有特色的聲音。」 何以會有把日本傳統音樂的薰陶引進「寂」之念頭?是試圖捕捉那股平和與充滿禪味的氛圍嗎? 「迄今為止,我不是聽得太多我國的傳統音樂,你又如何?自你年輕之後你會在你的國家裡聆聽傳統音樂嗎?打從開始DJing起,我有很多機會走訪世界各地演出,當我走訪過更多不同國家時,我便更深認知到我是日本人。所以我想這是時候去面對面地認識與學習我國的精神,在我完成了我的前作『深層』之後,便展開這個嘗試。」 那麼跟一眾傳統日本樂師合作,期間有何趣事? 「沒有足以造成歡笑的特別事件發生。通常我們在不同的範疇裡表現我們自己,然而我發覺到我們表現自己的行動是一致的,只是在不同的範疇而已,沒有類別與年齡的限制。我們只是在這裡展示我們的心靈與精神。從而在自然的姿態下,我看到重生的我。」 在Still Island、Univearth、Slit Of Cloud等「寂」裡的曲目中,都用上了尺八(日本傳統竹管樂器)演奏,Krush很喜歡尺八音樂嗎? 「一種時刻的美學、一種空間的震顫,一種情感的流動,多麼美妙!」 我仍未成熟 假如DJ Krush先後在2001及2002年發表的兩張前作「漸」(Zen)和「深層」(The Message At The Depth),從內到外都分別形成光明與黑暗之對比的話,那麼「寂」可會是張存在於兩者之間的作品? 「我會說這是結集這兩張專輯的成果,而多於在兩者之間。而我在製作『寂』時也沒有怎樣意識到這點,而只是專注地擲出那陣子我的構思,以好好的讓它成形。」 有別於過去Krush的專輯中都有不少客席Rapper參與,「寂」內他把嘉賓主唱人數降至最低,只有Mr. Lif和Aesop Rock兩人,湊巧他倆都是來自前Company Flow成員、IDM Hip Hop製作人El-P的自家廠牌Definitive Jux旗下,是Krush對Def Jux情有獨鍾嗎? 「他們表現到Hip Hop音樂本來的自由,是那種帶著摩登時代氣氛下的原創性,所以我愛極了這所廠牌。」 2004年剛成過去,那麼Krush的04十大專輯選擇會是甚麼?...

THE CHEMICAL BROTHERS 化學按鈕 第五類接觸

The Chemical Brothers: Ed Simons和Tom Rowlands 兩年前,英國電子舞曲組合The Chemical Brothers發表了單曲精選專輯Singles 93-03,以作為Tom Rowlands 和Ed Simons這對好兄弟拍擋的十年音樂總結。 然而對於二人來說,這個十年里程碑卻沒有任何「終結」的意義‧而作為他們繼Come With Us後三年來的全新專輯Push The Button,也並非一張怎樣風格明顯截然不同的著作,反之卻依然延續著一貫The Chemical Brothers的前進性幅度發展,仍是很「化學兄弟」的唱片。 Tom在訪問中表示過,當他們每次製作一張新專輯時,主旨並不是要摧毀樂隊以往所建立的東西,最重要是二人要把持著樂隊本身的音樂風骨之餘,卻又要引進革新與新鮮的感覺,這正是他們在創作上每次所面對的壓力。 無疑,The Chemical Brothers最創新破格、最驚世駭俗的專輯,是Exit Planet Dust、是Dig Your Own Hole,記載了他們早年的初生之犢。跟處男專輯Exit Planet Dust相隔十截,也許Push The Button乍聽下去只會予人不外如事之感,但細聽之下,卻能發現這次所含蘊的新元素。 按下這個化學按鈕,仍可擦出巨大的火花。 政治性HIP HOP Single 93-03內除了結集著一眾The Chemical Brothers以往的單曲作品之外,還包含了兩首全新曲目──跟美國樂隊The Flaming Lips合作的The Golden Path以及由加拿大MC唱說人K-OS演繹出的Get Yourself High。想不到為他們今次05年之新取向露出端倪,竟是後者。 如果說Get Yourself High是通過跟一名Rapper合作而好讓The Chemical...

SIOUXSIE & THE BANSHEES 歌德妖后的遺珠

Siouxsie & The [email protected]: Steven Severin, Siouxsie Sioux, John Carruthers和Budgie SIOUXSIE & THE BANSHEES DOWNSIDE UP (Polydor) Siouxsie Sioux,傳說中的英倫崩壇第一夫人、後崩歌德教母。一套Siouxsie & The Banshees的單曲B Sides及Rarities精選Box Set,好讓大家對這支傳奇性Post-Punk/Gothic班霸作出深層認識。 她的冶豔埃及妖后濃妝,她至酷的蓬鬆黑髮,她的神秘妖魅唱腔,她樹立的黑色美學——Siouxsie Sioux當年就是一位那麼形象鮮明的Cult Icon。以她為首的Siouxsie & The Banshees,是Post-Punk紀元裡舉足輕重的樂團,再從Post-Punk演進成為陰暗異端的Gothic,對我們這群孕育於八十年代的另類音樂愛好者來說,當年Siouxsie是大家的入門必聽。 作為香港的樂迷,我們都會對Siouxsie & The Banshees分外有親切感,畢竟樂隊在1978年出版的處女單曲,正命名為Hong Kong Garden。 實情是,The Banshees也真的曾在1982年踏足香港,假浸會AC Hall舉行過一場音樂會。他們這次訪港之行,還亮相《歡樂今宵》接受訪問;當時訪問他們的,是「肥姐」沈殿霞。 鏡頭前,Siouxsie遇上「肥姐」,迄今仍是我心目中的經典「奇景」。 一切從崩樂開始 還未組樂隊之前,Siouxsie本是Sex Pistols的一名「出位」樂迷。 早在76年的幾場Sex Pistols的Live Gig上,台下的Siouxsie身穿「露乳」Bra現身,讓這位Punk妹一夜之間名傳遐邇。同年Siouxsie & The Banshees在100 Club的演出,即令他們一鳴驚人,而Siouxsie的鋒芒隨即力蓋Ari...

MANIC STREET PREACHERS 聖經密碼

Manic Street Preachers: Richey James Edwards, Sean Moore, James Dean Bradfield 和 Nicky Wire MANIC STREET PREACHERS THE HOLY BIBLE: 10TH ANNIVERSARY EDITION (Epic) 1994年,可以肯定是英倫結他音樂愛好者豐收的一年。Oasis處男作Definitely Maybe的一鳴驚人、鋒芒畢露,Blur的Parklife締造了Britpop運動的奠定性時刻,Pulp憑著His 'N' Her守得雲開見月明,Suede的Dog Man Star展現出其深邃美學層次,The Stone Roses叫人望穿秋水的第二擊Second Coming終告面世,Morrissey的Vauxhall And I令他收回失地,還有Echobelly、Shed Seven……而Manic Street Preachers的第三張專輯The Holy Bible,亦同是發表於這個年頭。 The Holy Bible公認為Manics最重要的一張專輯,那不僅樂隊在音樂上打造出一次無懈可擊的最強表現,而且也是結他手Richey James Edwards最後一張跟Manics灌錄的專輯──翌年2月1日,在樂隊的美國巡迴演出前夕,Richey離開了Embassy Hotel後,便從此人間蒸發、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而The Holy Bible的傳奇性意義亦自此不脛而走。 2004年,The Holy...

SLOWPHO 開往挪威的慢船

Hilde Drange Christian Watkins SLOWPHO 2 1/2 (Beatservice Records) 打從踏入廿一世紀起,北歐國家挪威忽然成為當今Downtempo Electronica音樂的其中一大重鎮,除了無人不曉的Royksopp之外,近年崛起的挪威Downtempo製作單位已好比恆河沙數。大抵這個北歐國家處處山明水秀、地靈人傑,所以出產的Downtempo電音也帶著其獨有的閒適靈秀氣。 兩年多前接觸到Slowpho這隊撕威二人組合,他們所教人眼前一亮,是陣中包括一位貌似維京人但又有點亞洲人長相的女主唱Hilde Drange——即使她只是一名其貌不揚的女子,但她的面孔卻儼如Slowpho的標記。2004年發表的首張專輯,其唱片封面上是Hilde跟其隊友Christian Watkins身穿毛毛雪褸的照片,蒼茫的天色,好一片北歐風情。唱片名字,正喚作Hi-Fi Sounds For Young Norwegians。 2005年1月,Slowpho推出其第二張專輯,跟前作相隔了兩年半光景,所以唱片也命為2 1/2。 給挪威青年的高傳真聲音 Slowpho早在1997年春天由Christian Watkins與Kjetil Nordhus所成立,繼而Hilde Drange亦在該年夏天加入,當時他們是一支深受Massive Attack、Portishead、Tricky等英倫Bristol之音影響的樂隊,然而三人姿態的Slowpho只維持到1998年底,隨著Kjetil的離隊,Slowpho便從此精簡為二人組合的架構。 起初Slowpho先被Groovecentral Recordings這所蚊型挪威廠牌所青睞,繼而才被較具規範的挪威獨立廠牌Beatservice羅致,並在01年推出了其處女作Lovetech EP。 當年Slowpho所令人深刻的,是Hilde那冷艷靡爛如爵士女歌手的歌喉,因此那時他們的音樂,也被歸納為Nu-Jazz的範疇。甚至首張專輯Hi-Fi Sounds For Young Norwegians的名字,也是取此自一張古舊的法國爵士專輯Hi-Fi Sounds For Young Parisians。 不過唱片在翌年於美國發行時,卻不知何解要改名為Hotel Sleep。 折衷性再啟航 先行EP作品Summer Flirt面世時,已預言了Slowpho的Pop-Oriented取向 (他們稱之為Poptronics)。現在所聽到樂隊的第二張專輯2 1/2,這不獨是Slowpho要帶來一張流行音樂唱片,最重要是標誌著他們的折衷性多元化音樂方針,以減退其爵士樂質地。 因此唱片開揚曲Lost In You的驚艷之處,是打造出有如Depeche Mode般的Synth-Pop曲式。Wow那汲取自The Beatles的Tomorrow...

CHICKS ON SPEED AND THE NO HEADS 迷走巴塞隆拿

Chicks On Speed: Melissa Logan, Alex Murray-Leslie和Kiki Moorse CHICKS ON SPEED AND THE NO HEADS PRESS THE SPACE BAR (Chicks On Speed Records) 三個女人,卻不是一個墟;明明走在一起玩音樂,卻自言不是樂隊。究竟所謂何事? 成立於德國慕尼黑的全女班組合Chicks On Speed,便曾不諱言她們是一隊「假樂隊」。畢竟對於一隊能夠跨越音樂、時裝、美術、平面設計的多媒體組合來說,音樂創作並不是她們的全部──縱然Chix最為人熟悉,還是其一首首Electro-Punk歌曲作品。 況且她們當年最為人熟悉的大熱曲目,也全都是改編歌(如Camper Van Beethoven的Euro Trash Girl、Malaria! 的Waltes Klares Wasser) ,感覺上Chix的音樂乃純粹是她們的遊戲之筆而已。 Kiki Moorse、Melissa Logan和Alex Murray-Leslie這三位永遠以自家設計奇突服裝現身的女子,她們繼03年專輯99 Cents後的新搞作,是在Electronica製作人Cristian Vogel監製下,跟西班牙巴塞隆拿樂隊The No Heads聯名灌錄的第四張專輯Press The Space Bar。 最重要是通過這次由Jam Session出發的合作,看到是Chix變成了一支真正的樂隊了。 遇上Crist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