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 VARIOUS ARTISTS LATE NIGHT TALES (Azuli)

法國二人樂團Air為Late Night Tales系列合輯操刀選曲,那不僅是作為印證JB Dunckel和Nicolas Godin骨子裡音樂品味的午夜深情之選,同時也仿如試圖替Air的音源進行解構,每一首選曲都好比象徵了Air身上的一種音樂基因。

唱片以The Cure和Black Sabbath的歌曲作為打頭陣,前者的Post-Punk、後者的Heavy Rock,看似跟Air風馬牛不相及、怎也不會扯上關係,但前者來自Faith專輯(1981年)的All Cats Are Grey和後者來自Paranoid專輯(1971年)的迷幻Ballad歌曲Planet Caravan,其實是來得多麼的Moody而幽美之作。

Air的音樂曾被冠以Retro-Futurist之稱,源自六、七十年代的Retro音質是他們不可或缺的要素。其Late Night Tales內出現了The Band在其1968年處男專輯Music From Big Pink內重唱Bob Dylan的I Shall Be Released、Scott Walker取自1969年Scott 4專輯的The Old Mans Back Again、Lee Hazelwood取自1966年專輯The Very Special World Of Lee Hazelwood的傷春悲秋哀歌My Autumn’s Done Come、The Troggs來自1968年Love Is All Around美得沒話說的清幽Ballad歌曲Cousin Jane,皆可反映到他們對六十年代末音樂之喜好。

Robert Wyatt來自Old Rottenhat專輯(1985年)的Avant-Ballad作品P.L.A.、Japan來自Tin Drum專輯(1981年)的鬼魅Ambient-Ballad曲目Ghosts,都是他們的唯美之選。近代如巴黎音樂人Sebastian Tellier的Le Long de la Riviere Tendre和Elliott Smith清逸雋永的遺腹之作Let’s Get Lost,跟Air的聲音亦甚有異曲同功之妙。

Air鍾情電影配樂乃人所皆知,碟內便有意大利作曲家Nina Rota的O’ Venezia Venaga Venusia、法國作曲家George Delerue的Theme De Camille和中國作曲家譚盾的《英雄》配樂For The World。曾在紀錄片裡Eating Sleeping Waiting And Playing看過他們在酒店房間內拿著法國印象派作曲家Ravel的樂譜來研究,碟末便收錄了The Cleveland Orchestra演奏Ravel的Pavane Pour Une Enfante Defunte。

反而Minnie Riperton的Loving You在一眾Chill Out合輯中出現得太多了,Air在Late Night Tales內也收錄此曲,乃略嫌有失其選曲之獨特性。

Post your comment

BLAINE L. REININGER / STEVEN BROWN FLOWER SONGS (Independent Recordings)
WOLF EYES HUMAN ANIMAL (Sub P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