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紅A 她來了 (Gloucester Records)

聆聽著粉紅A的第三張專輯《她來了》,所賦予我一個感覺,就是在當今芸芸本地獨立樂隊當中,惟有他們為最能繼承昔日AMK之衣缽。不是說雙方的音樂風格是怎樣雷同,而是彼此同樣是很用心去寫出有意思的廣東Indie流行曲;也跟AMK的關勁松一樣,許日元(Hayden)的主唱方式同是著多少曖昧意味──喜歡的會很喜歡,不喜歡的卻只有嗤之以鼻。

在過去五年內粉紅A共自資出版了三張專輯,作為一隊DIY的獨立樂團來說,已是蠻不俗而穩定的產量。

2001年,粉紅A自資出版他們的首張同名專輯《粉紅A》,那時我們都把這班朋友奠定為一隊八十年代Synth-Pop復興樂隊;到了03年的第二張專輯《潮濕》,他們不經意地披露出其Post-Punk底蘊,內容更呈曖昧主義,人人聽得趨之若鶩。來到今次的《她來了》,粉紅A便來得更完整而全面。

典型的Synth-Pop曲目,今次只有〈今日特別長〉,鏗鏗鏘鏘的琴音很O.M.D. / 早期Depeche Mode / Yazoo啊。反而〈愛情I Know〉的流麗浪漫電子曲風得來,配合上結他與低音結他部分卻相當之New Order。

清新可喜時,主題曲〈她來了〉裡他們可以變成一隊Jangle-Pop樂隊,歌曲的浪漫情懷與漂亮的結他主奏,感覺的確多麼的AMK。再聽〈再見〉這首真摯曼妙且叫人聽得動容的三拍Ballad小品,緬懷一切伴隨過我們成長但已遭清拆的地方,其曲式在骨子裡更沉澱著The Velvet Underground /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的氣味。

要再領教粉紅A的Post-Punk張力,今次有急激的〈鞭鞭鞭〉。從掃墓的意境帶出悼念之心情的〈燒〉,是那種神秘而酷得很的電子Post-Punk曲風。由爵士/Swing前奏帶出的〈深啡色〉,引伸至猶如Clan Of Xymox的低調電子曲風,沉壓著的張力,一切快將傾滯而出,所描寫原來是分娩的過程。

歌詞仍是粉紅A的另一強項,而且其內容是可以那麼層出不窮;文字間有很多留白,可予人迥異的聯想空間。要貫徹其一貫的曖昧主義與露骨成分,今次有〈命帶桃花〉(播著動聽音樂∕兩腿已張開∕妳坐在那餐桌上∕這種姿態我喜愛),歌曲的靡爛、淒美與迷惑,感覺不但非常New Romantic之音,甚至乎更叫我聯想到從前我們的達明一派和浮世繪,八十年代的廣東歌式低調情懷。

對我來說,〈命帶桃花〉和〈深啡色〉是《她來了》內兩首重點之作。

Post your comment

OAKENFOLD A LIVELY MIND (Perfecto Records / Virgin)
FM3+竇唯 后觀音 (Lona Rec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