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長存 攔愁山 (Sub Rosa)

王長存是極少數,甚至可能是首位登入國際廠牌領域的中國前衛演奏家。能夠於Sub Rosa這國際知名的前衛音樂廠牌發表個人專輯,那是絕不簡單的一回事。

而事實上,來自哈爾濱的王長存確非泛泛之輩。論資?f,他是中國內地最早期的實驗電聲演奏家之一。他的多首作品,早於03年已被收入首張中國聲響藝術合輯「中國聲音前線」(China: The Sonic Avant-Garde)。同年,他首次參演Sounding Beijing 2003。其後,王長存與FM3、姚大鈞、顏峻+武權等於歐洲作長達一個月的巡迴演出。王長存正是於此次歐洲演出中得到Sub Rosa之賞識。

結果就是「攔愁山」這張個人專輯。

專輯內只有兩首長編曲目:近四十分鐘長的Grand Hotel及約十六分鐘長的King of Image。

Grand Hotel是首很重即興味的聲響作品。一開始即帶來巨型的聲響群,然後又急流勇退,轉化分支成味道迂迴的章節變奏。感覺如江河主流的霸道連合著細小支流的山澗雅意,在整體的龐大外觀中刻劃入細緻的描繪。沿用王長存自己的說法的話,Grand Hotel也像是一座巨型的聲響建築物。王長存彷彿以聲響為建築塑材,由最大型的外觀開始到內裡一房一室,一步一步套用相應的調聲手法及音響,構建出一個立體的世界。Grand Hotel就像一次聲音導讀,由王長存親自導游,帶著聆聽者去探溯某個不存在之幻想建築的每個細節。雖然章節中帶著不同變化,但都帶著同樣的質感。在最細微的刻繪段落中,你仍然可以辨認出同屬一體的建築物料似的連貫性。

最耐人尋味的是King of Image。基本上,這是一首近乎沒有修改過的田野錄音式作品。據王長存聲稱,其音源乃來自一盒錄影帶,關於一位不知名死者的中式喪禮。裡面記錄著的,是渡亡死者的尼姑頌咒。

這是王長存最叫我佩服的地方。

無為,是展現聲音其一最高境界。

試問有幾多人有這樣的膽色和見地,減去個人自我表現的機會,將這樣一首田野錄音式作品,放進自己發表於國際知名廠牌的首張專輯?

這完全是出於一種對聲音最崇高的敬愛。

Post your comment

鐵觀音 殺不死的牛: 致敬FM3 (Kwanyin Records)
JOHN FOXX TINY COLOUR MOVIES (Metamat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