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國勳音樂人

從前我們要形容徐國勳這位香港獨立音樂人,「電氣版Tom Waits」是一個較壟統但又真的比較接近的說法(當然某程度上他也不想常被拿來跟Tom Waits比較),尤其是那股頹靡荒誕與耐人尋思的氣味。而且其唱作歌手的旗幟亦鮮明不已。

無疑,他對Elton John、Billy Joel以至Tom Waits的喜好,那投射在他的鋼琴唱作人大方向上。然而另一方面,他亦有創作純音樂曲目,主要是為劇場演出所創作的配樂。

 

關於徐國勳最新專輯

經過《Stuck In Traffic》(2003年)和《Little Cold Red》(2005年)這兩張Song-Based的作品之後,他的第三張專輯《Whale Song》,他便放下歌手的身段而全然投向純音樂的音樂姿態——別忘記,2006年他在Lona Records的3” CD-R系列帶來只出版五十張的《Night Suite : Music For The Tales》,已多少為《Whale Song》的取向露出端倪。

徐國勳是視覺藝術工作者兼插畫家,也是音樂家。其實過去兩張專輯《Stuck In Traffic》和《Little Cold Red》, 徐國勳的創作並不獨只有音樂,比如《Stuck In Traffic》是聯同一本畫冊發表,而《Little Cold Red》面世之同時又在藝術中心的包氏畫廊舉行了一個展覽加Live Gig。所以對於新作《Whale Song》是連同一本圖畫/攝影/文本冊子的多媒體作品,大家也毋須嘖嘖稱奇。

限量發行三百張的《Whale Song》,內含一張CD專輯,與一本有插圖、攝影以及半日記小說半詩篇文字的冊子。音樂上,今次所收錄的全是鋼琴純音樂——配以電聲Soundscape與Field Recordings的鋼琴音樂,一次單純對聲音的探索。

十六首散落地配以圖畫、攝影與文字的樂章,聽似零碎的音樂片段。《Whale Song》之純音樂取向,一方面是要將其樂曲處於背景化,甚至是要文字在先、音樂在後;他要讓樂曲與文章共用同一個題目,但音樂與文字之間卻又沒有直接的關係,令兩者存有一種似是而非的混亂時空狀態。所以另一方面,《Whale Song》跟取自其劇場及動畫配樂的《Night Suite : Music For The Tales》之最大分別,是當中並非純粹其圖畫/攝影/文字的背景音樂。

專輯名字靈感源自鯨魚所發出獨有複習多變而又原始的聲音,《Whale Song》所帶來,是一種電音化的Avant-Garde鋼琴音樂。比如〈Departure〉在浪聲下的鋼琴與Ambient氛圍,感覺美麗憇靜如New Age世代的Moody音樂,〈Scope Of Delight〉是另一首如詩一般美的鋼琴樂章,〈Spinning Top〉、〈All That Ever Was〉、〈Humpty, You〉和〈Dear Child〉都是來得如此真摯溫暖的感人鋼琴音樂作品,而〈Still Night〉的淡然諧和又好比Erik Satie的傢俬音樂名著〈Six Gnossiennes〉那份夜闌人靜氣氛,〈Smell Of Breeze〉又是那麼斯人獨憔悴吧。

但另一方面,〈Submersion〉、〈Blue Hides〉等曲目的迷魂琴音Treatment與抽象的Soundscape,抑或由冷酷鋼琴與電聲異境交織出的〈Smoke Vent〉、有如John Cage的鋼琴音樂之餘卻游離著思潮起伏電音的〈Ho Humming〉,卻又是那麼飄渺空靈、迷失茫然,是一種何等蒼白的心象風景。而受其黑白的冊子影響,聽今次徐國勳的音樂,畫面都是屬於單色/黑白的。

碟末還有一首隱藏曲目,名為〈One Fine Day〉,這首簡短的鋼琴音樂,本是他為Andy Ng 的劇場《Ending the World》之結幕曲。